顶部
2020年01月06日 星期一
第A14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0年01月06日 星期一
小小说
老宅里的老爹

    □ 北燕

    宋来福最近当上了城建局副局长,于是从老屋搬走了,老屋只剩下他六十多岁的老爹孤零零地守着偌大的宅子。那天宋局长回家对老爹说:“爹,我刚搬走,好多人还不知道我的新宅在哪,若是有人来找我,您就替我接待一下……”老爹不解地看看儿子默默点了点头。

    一天晚上来了一个找宋局长的胖男人,他进门后说:“大爷您好,宋局长公务繁忙,我总是见不到他的面,有些重要东西要请宋局长过个目,烦请您老转交一下。”那人走后老爹正欲把沉甸甸的文件袋收好,一不留意没有封口的文件袋里哗啦啦掉出一沓百元大钞,老爹吓了一跳,捡起来一数,呵,整整十万,里面还夹着一张名片,署名是旺达建筑材料公司的赵经理。老爹颤巍巍地给儿子打去电话,那头儿子听了笑着说:“爹,先放您那儿吧,过些日子我回来取。” 老爹愣愣地坐了许久又拿起话筒:“儿子啊,那个赵经理你认识不?”“爹,我也不认识他,一回生两回熟嘛。”“儿子呀,这样能行吗?我心里老不踏实……”老爹说。宋局长截住话茬说:“爹,您不懂,我也一下给您说不清,您放心好了,没事的。”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老爹很是忙碌,邻居们看见他家里人来人往的,都猜测老人在老宅里做着什么交易。宋局长工作忙,虽然无暇回来看望老爹,但电话经常打,每次通话老爹都会给他详细盘点最近的人账清单,并说:“儿子啊,够多的了,你就收这么多吧。”宋局长总是轻描淡写地安慰老人:“爹,这没有什么,有人送来您尽管收下就是了,儿子心中有数呢。”老爹叹口气后嘱咐儿子:“好吧,你那边目标太大,千万不要亲自接待来人,都把他们支应到我这儿来。”宋局长说:“好,爹辛苦了。”

    一天宋局长急需用一笔钱,便回到老宅来取,老爹说:“儿子啊,那些钱你不能动,因为你用了人家的钱就得给人家办事。你刚刚上任,动静不能弄得太大了,我还有一些退休金,你告诉我一个你的银行卡号,我去银行打过去你先用着,过段时间了那些钱你再回来拿走,我一分不留。”宋局长无奈地答应了。

    转眼两个月过去,宋局长突然听到一个令他震惊的消息——省纪委的工作组下来开展反腐倡廉大检查,包括他们局在内的几个单位是重点检查对象——宋局长急忙回到老宅,只见大门紧锁,邻居告诉他说老人得病住院了。宋局长听后心急火燎地来到医院,两月没见,爹瘦了许多,面色苍白,宋局长不由得眼圈红了:“爹您这是怎么了,得的什么病?”老爹说:“儿子,我没什么,我得的是心病。”宋局长问:“爹,您是不是为我收钱的事担心啊?这几个月收了人家多少,钱不都在您那儿放着吗?咱一分不少地退给他们吧。”老爹皱着眉头自言自语:“唉,那些钱,我、我都……”宋局长惶恐地问:“爹,那些钱您都咋样了?到底咋样了?”

    宋局长还在焦急地追问,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子,宋局长不认识,迟疑了一下,老爹指着来人说:“他就是第一个送来十万块钱的建筑材料公司的赵经理。”宋局长一愣,呆呆地瞧着他,那个胖男人说:“是的,我曾经给您送过十万块,可老爷子随后给我打来电话叫我把钱拿走了,我以为您是嫌少了,就又拿出十万给老爷子,我是想请宋局长帮忙让我在今年的商业建筑项目上中标,谁知老爷子扑通跪在地上求我把钱收回去,求我别害他的儿子。”宋局长还未回过神来,胖男人捋起老人的裤腿,宋局长一看,爹的两个膝盖又红又肿,有的地方结了茧子,有的地方还包纱布。老爹默不作声,胖男人叹息地告诉宋局长,说老人家一个人守着老宅的那些日子遭够了罪,凡是前来送礼的,老人家先是好言相劝让他们别害人害己,遇到那些说服不了的老人家就跪下央求他们,直到那些人答应把钱拿走为止。

    看着老爹红肿的双膝,宋局长的心突然被刺了一下,他扑通一声泪流满面地跪在老爹面前,心里庆幸自己多亏有了一个明白事理的老爹。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