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2月25日 星期二
第A15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0年02月25日 星期二
城春草木香

    □ 李晓

    今年初春的气息,早在我的窗前撩动心弦了。有些日子,清晨六点,马路上大树的鸟鸣就把我唤醒了。我知道,鸟鸣声声,那是在对春天呢喃。

    我早年写诗的朋友宋哥,自从经商以后有好多年没写上一句诗了,不过今年早春,宋哥在微信朋友圈里几乎天天都发诗。说实话,宋哥的诗一直不见长进,不过却显得真挚感人。一场新冠肺炎疫情,让宋哥和家人都有30多天没出过门了。宋哥住的那栋楼,有一个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人,于是整栋楼的人都被居家隔离观察,家里生活用品由社区干部和志愿者轮流购买配送。

    宋哥在一首诗中这样写到,我穿行在城市春天的草木中,肺叶一点一点变绿了。宋哥的诗激起了我心中的共鸣。

    这大地上的草木,一年之中,到了万物生长的春天,天地之间弥漫着温润之气。

    我对一个城市的草木,感觉像亲人一样依恋。一个草木苍苍的城市,满城散发出草木之香。在那样一个草木相依的城里,会看到衣袂飘飘的女子,她们步履轻盈,宛若天使。

    我凝视《清明上河图》,想象宋朝时春天的开封城。在疏林薄雾中,掩映着几家柳荫茅舍、木桥流水、老树和扁舟。两个脚夫赶着几匹驮炭的毛驴,向城市如散淡白云悠悠飘来。一片柳林,枝头刚刚泛出嫩绿,使人感到虽是春寒料峭,却已大地回春。路上一顶轿子,内坐一妇人,轿顶装饰着杨柳杂花,轿后跟随着骑马的、挑担的,从京郊踏青扫墓归来的人。小桥旁一只小舢板拴在树蔸上,城市小院错落有序地分布在树丛中,几棵高树枝上还有几个鸦雀窝,好一幅恬静的城市图景。

    在现实里,有这样一座城市吗?风中的草木之香,让城市的肺叶阔大,让城市里的人,面目清新和善,心肠柔软洁净。

    特别是在春天,草木掩映下,闪现中的城市楼房,浑身都被染绿了,扑满了花粉。我尤其喜欢一些上了年纪的老楼或者城墙,爬满了一层薄薄的青苔,是那么柔软地护佑着夜晚的梦境。我对城市高耸入云霄的楼房,有一种本能的抵触。

    一个草木深深的城市,杂花缠树,蝶舞翩翩,我愿意生活在这样一个理想的城里。清晨,市井人声中,风中油炸春卷的扑鼻香气,勾起了我的食欲,手工磨豆浆的清香,想让我和亲爱的人喝上一碗。

    而今我就生活在这样一个草木拥抱着的城市,每天,这些城里的草木,提供着数以千百吨的氧气,像大河的源头之水,城市里的人,都是一副感恩的面目。春天了,我看到阳台上,竟有几只昆虫扑腾着。母亲说,娃,别动啊,那是你的老辈子们回来了。

    城春草木香,没想到,那些故人,还要回来看一看。我也似乎是在一瞬间,发现了城市的魂魄。

    中国之春,长江黄河上空,14亿人的眼睛在翘首等待,凝望。

    市井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