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6月05日 星期五
第A14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0年06月05日 星期五
人物
爸爸的生日

    □ 李晓

    我爸一到80岁,对他的生日就有些回避了。怕老,怕疾病,怕听到某人去世的消息。

    有一次,我对爸无意中说到单位一个同事73岁的父亲遽然离世的消息,他居然大怒,捶打着胸膛问我:“你是不是嫌我活大了?”此后,我再也不轻易对他说起这些让他伤感的消息。

    我爸还是一个相当节俭的人,就连家里过期的药,他也寻思着想办法吃了,不然丢了实在是可惜。

    前年,81岁生日,一向省吃俭用的他,同意到外面馆子里去吃一顿生日宴。之前,他在本子上郑重写下要宴请的人,老亲戚老街坊老邻居。我爸写完了这些名字,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些人的人品绝对没问题。爸缓缓起身,面色凝重,激动地用手比划挥舞着,俨然他当年在大会上讲话:“我请人吃饭,就是看这个人的人品能不能过关,不像你,狐朋狗友的吃吃喝喝。”

    生日那天,我爸穿着多年前去老城裁缝铺里做的中山装跟我妈一道出了门, 在那家炖老鸭汤的饭馆里,同前来的客人亲切握手寒暄。村里老家的宋会计扛来一尼龙口袋红薯,我爸眉开眼笑说,好东西,好东西。我爸或许是自从退休后没在会议上讲话了,他的话瘾发作,又开始从上世纪40年代开始追忆了,我妈在一旁赶紧扯住他的衣角小声提醒,停,停,人家肚子都饿了,不是来听你长篇大论的。

    我爸尴尬地笑了笑说,那好,现在开始吃饭,大家吃好喝好,我生日是不收礼的。宾客们一阵掌声,他得意地笑了。

    饭后,客人们同我爸握手道别,他们都祝福我爸寿比南山福如东海,我爸一一笑纳。宋会计也上前来道别,说家里还喂了两头猪,要赶回去煮猪食。我爸说,你可不能走,我们再好好聊聊,晚上可以住我家,猪嘛,肉厚膘肥,饿几顿没啥,人还减肥节食嘛。

    等客人们走完,我爸拉上宋会计,到刚才吃饭的每张桌子前挨个梭巡,他吩咐饭馆服务员,把剩下的菜全部打包。于是,残汤剩水被宋会计提了好几大口袋,我爸在前面扭头四望地走,宋会计提着口袋在后面鬼鬼祟祟紧跟着。在一棵树前停下来,我爸朝四周望了望,吩咐宋会计把口袋给他看看,我爸便自己提了2个口袋,其余3个口袋给了宋会计。我爸说,宋会计,你是我最好的老朋友,这些你提回去,不要拿去喂猪啊。我爸还满眼是泪,喃喃着说,现在这些年轻人啦,不爱惜粮食啊。

    后来宋会计给我打来电话,说我爸送给他的剩菜,一连吃了3天,不过拉肚子了,但他还是感谢我爸,把他当作最好的朋友。宋会计拉肚子,我爸更遭罪,他吃了好几顿剩菜后,或许是剩菜里含的嘌呤高,痛风症发作了,痛得他呲牙咧嘴,嘴里还哼哼,这样活着真受罪啊。我爸在疾病发作前后,世界观判若两人。

    去年秋天,院子里的老街坊许老头一个人在家过自己的79岁生日,许老头的老伴儿离世好几年了,儿女们大学毕业以后都在北京和上海安了家,他去买了酒与卤肉,4天后,才发现许老头死在了地板上,是喝了酒后脑溢血发作。

    我爸后来感叹说,哎呀,我的儿女虽然平平凡凡,但住在一个城里,相互还有个照应。听了我爸的话,我眼眶湿润了,常常感叹自己蹉跎庸碌的人生,在我爸的话语里顿觉释然,一眼望去,天际线里,水流漫漫的人生,静谧中呈现出开阔的气象。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