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6月17日 星期三
第A15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0年06月17日 星期三
离 愁
风居住的街道

    □ 桑飞月

    风居住的街道,其实还是人居住的街道。只不过,在这条街上,有些人,像风,停留一段时间,就走了。

    《风居住的街道》,其实是一首轻音乐的名字。它是日本钢琴女作家叽村由纪子2003年与日本著名二胡演奏家坂下正夫合作的经典曲目。曲中,钢琴那淡淡的薄愁与二胡浓郁的忧伤像两只蝴蝶,相互追逐、交织、缠绕,但最终,你还是你,我还是我。

    钢琴与二胡协奏,这本来就很鲜见,似乎不搭。所以有人听到此曲时,会想到曾经的恋人,彼此在一起饱尝过爱情的凄美,然最终却没有在一起,其中一个人,像风一样离开了。而另一个人,则像街道一样,默默地,守候着记忆,甚至,期待风会再来……

    然而,爱情,只不过是人生中的一瞬。对于一个经历相对丰富一些的中年人来说,更多的忧伤,则来自于彼此生命版图上的离别或追随。

    前些日子,遇到了不顺心的事,朋友圈里写了几句话,是不期待安慰的。但很快,几乎从不发圈的颂微信留言问道:“怎么啦?丫头?要保重身体呀。”突然,那点儿气就软了,化了,让人想哭。都多大岁数了,还叫我丫头。可是,丫头却再也回不到过去的那段岁月中。

    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在颂的家乡小城。人生地不熟,颂是我唯一的朋友。不开心时,我会穿越几条街去找她,但她也不开导我,只会做饭。理由是,道理你懂的,不需要我说,吃饱饭好好想。让我又气又爱。

    后来,我要离开那里了,她送我,还陪我在火车站附近住了一宿。火车的汽笛声不时地响起,我睡不着,看看她,却呼噜呼噜,像头没心没肺的小猪。

    有年,她跟随单位来杭州旅游,抵达西湖时,发短信让我去见她。可是,等我跑到曲院风荷时,她却已在苏堤南端的苏轼像那里,准备离开了。后来,有了孩子,她又尝试几次来杭州,但都未成行。我安慰她,有空我回去找你。然而,因各种情况,我们至今终未见成。但彼此都理解,都懂得……

    颂这样的好友,于我来说,是唯一的一个。她像一条街道,留在我们居住过的地方,而我则像一阵风,却是再也回不去了。

    那一年,因我有了女儿,没在杭州。而也正是在这一年,先生帮公司组建工厂,搬家到了一个城中村。四个月时,因想念女儿,便把我们接了来。

    深夜,当我抱着女儿走过狭窄的街道,穿过仄逼的过道去往房间时,心里很是抵触。但是后来,我发现这里的人都很努力,也都很善良。

    街道对过租住着一位笑眯眯的胖阿姨,胖得我们都叫她老板娘。她在此开着一个巴掌大的小店,卖些烟酒糖果支应生活,感觉一天也赚不了几个钱,然而,她看见我女儿,抑或别的小孩儿,总要免费给一包小馒头,然后抱一抱。

    后来有一天,我路过那里,禁不住又拐进去看了看,老板娘和她的小店均已不见,曾经的那些小孩子和他们的爸爸妈妈,也不见了。好多的人,都像一阵风一样,离开了那条街道。

    风是一阵一阵的,人也是。你以为的天长地久,说不定哪天就已随风而逝,空留一条街道让你缅怀。所以,每次听到《风居住的街道》时,总会在忧伤中被触动,想着要努力生活,努力珍惜身边的人,珍惜,构成自己世界的每一部分。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