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7月30日 星期四
第A15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0年07月30日 星期四
书话
一角田园寄乡愁
——读《南山有我一亩田》


    □ 赵青新

    费孝通先生在《乡土中国》里说起,他的家乡有个习俗,如果有人要出远门,长辈就会用红纸包裹一点泥土,塞在箱子的底下,如果水土不服,或者想家了,可以煮一点入汤。

    这个故事足可见乡土在我们的文化里所占的和应当占的地位了。我们现在的生活,离“土”越来越远了,可是那一点乡愁,仍然留存在许多人的心里。

    作家李开云把房子买到了乡下,在黄阿婆的村庄。在城镇化的过程,村里建起了很多高楼,可是,村里的人都走了,只有黄阿婆这样的老人依然每天照料着一些菜地。李开云就跟黄阿婆提出要一块菜地来种,五百块,半亩菜地的使用权,只要开发商还没来,这块地就在李开云的手里。这样的买卖划不划算呢?五百元,在城里能干什么呀?双方都很满意。

    后来,就有了这本书,叫《南山有我一亩田》。李开云记录了自己的种地生涯,文字和影像齐备,梦想和现实共生。菜地与楼房一墙之隔。墙里,空调运转,电脑工作,是现代化的生活。墙外,荒芜的土地,渐渐冒出一点点绿。墙里墙外,城市与乡村,融合在一起。

    可以看出,李开云对农活并不谙熟,没有关系,只要有心学,上手并不慢。这本书里,经常写到一个老人,李开云称呼他“李爷爷”。李爷爷是个热心人,庄稼把式,看不得城里来的知识分子胡搞乱弄,时不时要来指点几句,或者手把手地传授,有时干脆亲自上阵。李爷爷有点小狡诈,有时嘲笑几句,没有恶意,是那种脸上褶子都是笑痕的老头儿吧。

    就这样,架子支起来了,地翻了,种子播下去了,锄草,浇水,施肥,农活有一样好处,只要天公作美,干了多少活,就有多少收获。蔬菜、玉米、韭菜、黄瓜、黄豆、西红柿、豌豆……都上了桌。自己种的,无公害,绿色,满满的丰收的喜悦,吃起来格外香。不尽如人意处,也难免。比如,蔬菜种得太密,种子撒得太密,结果就是长不开。辣椒苗全是小个儿,西红柿长成了“圣女果”。经验需要一点点积攒,有时,土地会有意外的回报,烂在地里的大南瓜着实让人心疼,谁料想,隔了段时间,竟然翻长了一堆南瓜苗,土地不辜负人。

    城市快节奏的生活,是我们的现实,也是立身之本。作为文字工作者,李开云能暂时离开城市,避居田园,修身养性静心写作,土地不仅长出农作物,还帮助他产出精神作物。我们大多数人没有李开云的闲裕,没法像他一样在农村买房、种地。但是,最大的区别在于,有些人永远在做梦,有些人却能把想法落实。我住在城镇小区,也是商品房,每天经过几户人家,窗前的泡沫箱栽着几株绿绿的油菜、几把小葱,你看,最要紧的,还是心意和行动啊。

    这本书里描绘的田园生活,不是对城市所作的挽曲,也不是对乡村的赞歌,它就是带着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对愿望所作的履践。作家在行文之间还有很多对过去生活的依恋,在这些一段段朴实的书写里,每个人都会读出属于自己的那份思念和共鸣。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