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11月06日 星期五
第A15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0年11月06日 星期五
乡下
山乡趣事

    □ 桂宝芝

    寻甸县的六哨乡,地处高寒地带,山乡僻野。

    山乡的季节,经常变幻多端。对于初来乍到的人可能不适应,可对于已经在这里教书十多年的我来说,早已习以为常。

    春天的季节,本就风大,可对于这里,风就更大了。

    大风的疯狂,经常在屋里都能听到。仿佛一个长眠的巨人受到了无端的打搅,恼羞成怒,想把对方撕个粉碎似的,大声地咆哮。有时置身于屋内,外面却是刀光剑影,两个巨人非要拼个你死我活,朝远处的天际厮打翻滚,不见了踪影,不到一分钟,又向这方奔踏而来,好不激烈。

    一年四季中的山乡,唯独没有夏天,因为入了夏,也和其他地方的春秋没多大区别。太阳一落山,寒凉就接踵而至,特别是下过雨后,就得套上薄薄的外套。虽没多少机会穿裙子,倒练就了我抵御风寒的体质。

    晴朗的周末,在校的老师们经常相约一起,登山、野外烧烤,还组了自行车队,爬高山下陡坡,身手矫健,汗流浃背,累却酣畅淋漓。休息几天,又呼朋唤友,再次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所向披靡。

    六哨的秋季,总是来得太早。

    刚过完炎炎烈日的暑假回到学校的老师们,还没从炎热的气候中回过神来,却在六哨的阵阵凉意中打起了喷嚏。这里的秋季真是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明明还在艳阳高照,太阳热情地从层层云朵中探出脸来,露出金色的笑脸,却又在午后被人掠去,留下了吓得脸色发青的云朵惊慌失措。远处好奇的乌云一朵朵一片片朝这边聚拢来,雷电也不远万里来凑起了热闹,这一推一挤,雨水便飘飘洒洒,开始吧嗒吧嗒下了起来。且看这雨下得这么大,一时半会儿停不了。就在雨下到一半时,太阳却偷偷露出了半张脸,快乐地眨眨眼睛,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太阳的一个阴谋而已。

    一晃眼,冬季就相约而至。

    校园里的孩子们,从小就练就了抵御风霜的能力,很早就起床,在寒冷的冬日,穿着薄棉袄,热火朝天地打扫卫生,不一会儿额头上就是一圈汗。倒是上早课的老师,裹着厚厚的羽绒袄,却还冻得直哆嗦。一进教室,看见红扑扑的小脸蛋们,诧异地问:“你们不冷么?”小脸蛋们笑嘻嘻地答:“不冷噢!”这让老师们自叹不如。

    山乡气候虽然多变,却有很多赏景色好去处。

    三四月的春季,漫山的马缨花,红的、白的、粉的、紫的,一团团一簇簇,相映着繁茂的树枝、蔚蓝的天空,每一处都是一幅画,让人心旷神怡。

    五六月的夏季,也赏得到漫山遍野的花朵,这个季节正是洋芋花的花期。随便开着车在盘山路上溜达溜达,满眼都是一片片红白相间的小小的花朵,它们挤挤挨挨,娇羞浪漫,悄悄倾吐着悠悠的芳香。忍不住深吸一口气,沁人心脾,神清气爽。

    十月十一月的山乡,树叶可能对一成不变的生活感到了厌倦,早早开启了换装模式,告诉世人秋季的到来。先是浓绿里带点黄,当黄色爬满了整个叶片,却又在某个角落,生出些许淡淡的红,就像薄得一碰就破的秋梨,嫩绿的果皮透着红晕,鲜亮透艳,娇嫩多汁。

    黄色估计受了红色的熏染,慢慢缴械投降,让鲜红的血液走遍了叶片的每个角落,整个变得红艳艳的,像熟透的杨梅,更像一面面挂在树梢上的小红旗。每每起风,经常随风起舞,骄傲地展现着自己的妩媚身躯,享受着这一年来难得的高光时刻。

    寒冷的冬季,终于还是来了。这时万物凋零,一片苍凉。但在这里,却是赏雾凇的最佳季节。

    冬季的横河,经常下雪下凌,时值隆冬,呵气成凌。雪凌仿佛给枯败的树枝穿上了银色的外衣,在枝条的每一处都细细密密地铺满了透明的冰凌,像是量身定做的纱裙,让老朽的身躯重新焕发出活力的光芒,美不胜收。

    山乡虽贫瘠,对于远道而来的我,虽然有时感到孤寂和冷清,但这里清新的自然环境和淳朴善良的人们,却如同一道道温暖的光,留在我的内心深处。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