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11月06日 星期五
第A15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0年11月06日 星期五
闲话
很想放兔归山

    □ 罗啸驰

    在钟果先生外厕所的墙角里,养着一只白花花胖嘟嘟的兔子。实事求是地说,兔子在家的地位,大概排序八九不离十。就在这几天,老钟家突然遭遇传染病的严重威胁,需要共渡难关,包括那只兔子。然而,小白兔却若无其事,它发疯似地撞击笼子,幻想争取它的自由。

    “小兔兔,不要蹦了,平复下心情,耐心听我跟你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吧。”老钟蹲下来,把嫩嫩的白菜从笼子里塞进去,“我知道,你闭关修炼了九天,整天呆在这不足一平方米的笼子里,甩不开胳膊踢不开腿,更没法去和漫山的伙伴耍了。”从兔子刚才两只前脚把笼壁刨得刷刷刷的动作,老钟推测它是只雄兔——雄兔脚扑朔嘛!“我也只能无奈地告诉你,即使你雌兔眼迷离呢,我也还是铁石心肠,不会放你出去。因为,你若强行跑出去,落到别人汤锅里,人家把你红烧也好,清炖也罢,我根本救不了你。我能做的,就是不厌其烦地劝说你——不要离开这个笼子!”

    老钟知道,白兔恨透了那个笼子。太窄,限制了它各种有创意的动作发挥;太矮,它都直不起腰杆做兔。关键是,它根本冲不出这个樊笼的束缚,去大自然中和那些黑兔灰兔谈情说爱!所以它经常瞪着红眼病的眼睛,吹着三须胡子,质疑老钟凭什么吃肉,而它只能吃着野菜和谷糠?它多次狠劲冲撞笼子,在它每次撞笼子的时候,总有一些旁观者鼓掌叫好。他们(它们)说,“哇,这一腿好有力!”“嘿,下一掌再加把劲,你就要获得自由了!”它很得意,所以固执地猛撞关闭它的笼子。

    老钟担心的是,如果,白兔落到别人汤锅里,那些怂恿它撞门的,会施以援手吗?即使想,又救得了吗?“兔啊,这个笼子虽然离你的期望有距离,但总算衣食无忧,那些在冰天雪地里拱草根的野兔,它们的头上,还盘旋着苍鹰呢,地上,还有吐着信子的蟒蛇呢。不要嫌弃这只笼子,里面的你想出来,外面的兔子还想进去呢。”白兔在笼子里打着圈,嘴里发出呼呼的吼声。老钟心疼地抚摸着白兔的耳朵,苦口婆心,“如今,我们家遇到病毒威胁了,最安全的就是呆在笼子里,不要出笼,不要出笼,不要出笼!”

    看着白兔爱理不理不服气的样子,老钟想,做一只听招呼的兔子就那么难吗?亏我还每天给它喂吃喂喝,扫屎倒尿呢。当然,如果它是隔壁松下或约翰家的兔子,老钟绝不会管那么宽,就让它自生自灭吧,与己何干?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