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12月30日 星期三
第A14版:时评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0年12月30日 星期三
傅聪去了天堂,昆明曾是他的第二故乡
首席评论员 张京徽

    著名钢琴家傅聪因感染新冠肺炎在英国去世,享年86岁。与他被誉为“钢琴诗人”的美誉相比,中国人更熟悉他的另一个身份——《傅雷家书》的作者之一。《傅雷家书》的作者是傅雷、朱梅馥、傅聪,编者是傅敏。该书最早出版于1981年,三十多年来一直畅销不衰。它是傅雷夫妇在1954年到1966年5月期间写给傅聪和儿媳弥拉的家信,由次子傅敏编辑而成。

    “人一辈子都在高潮低潮中浮沉,唯有庸碌的人,生活才如死水一般。”这些傅雷写给儿子的话语,多少年来也温暖和激励了无数中国人。

    这也造就了一个多少有点奇怪的现象:傅聪少年成名,据说在波兰演奏肖邦时引发轰动,无数波兰人过来哭泣着拥抱他,甚至还会说“你为什么不是波兰人?”他在世界上的声誉,也是因为其诗意的钢琴演奏风格而著称。然而在中国人心目中,这位钢琴大师级人物,却始终是傅雷家书中的那个孩子。不知不觉,这个“孩子”都已经86岁,并且在12月28日这天,生命划上了休止符。

    傅聪8岁开始学琴,20岁就出国远赴波兰参加比赛,一鸣惊人,中间曾短暂回国,最终于1959年离开了中国。可以说,大多数中国人对于傅聪的钢琴记忆,可能是要从他1979年再度回国后才开始的。此时,他已是享誉世界的钢琴大师。

    然而,中国有一个地方可能是例外,这就是昆明。

    1948年,傅聪随父母迁居昆明,先后就读于昆明粤秀中学和云南大学外文系,傅雷夫妇之后返回上海,傅聪独自待在昆明。在昆明的三年里,按傅聪的说法是过了一段典型的“浪子”生活,自由自在。1951年,傅聪才回到上海。回到上海后,傅聪投入到“疯狂”的练琴中,每天要练七八个小时,在他年过七旬的时候,仍然坚持每天练琴8小时。

    傅聪曾说过:“我爱音乐,可弹琴是苦差事。”

    傅聪是真的热爱音乐,纪录片里提到,当年他在国家大剧院开演奏会,挑琴的时候傅聪练入了神,央求工作人员让他多弹一会。结果时间到了之后,傅聪不舍得离开,又央求让他再练十分钟。工作人员非但没有感到不耐烦,反倒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对一个弹了一辈子钢琴的人来说,这份对音乐的爱也延续了一生!

    可是在昆明,傅聪却度过了相对没那么“苦”,更世俗的三年。那时候他弹琴的场所,只能是在同学家里,学校的礼堂,或是位于金碧路的锡安圣堂——这座建于1922年的圣堂如今还在,只是在1993年进行了重建。傅聪回上海的路费,是他开演奏会筹措的,他在云大的同学姚曼华女士写的回忆文章里提到,就是在那次演奏会上,让不少人平生第一次看见了钢琴,第一次知道这个乐器之王可以演奏出如此美妙的乐曲。

    1983年,傅聪重返昆明演出时曾说:“昆明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忘不了许多甘苦与共的友人,忘不了他们的支持和鼓励。”一同来昆的傅聪的弟弟傅敏也说:“没有当年昆明朋友的支持,不会有傅聪的今天。”

    对于勤奋的傅聪而言,正是在昆明的这段时间里,让他有了较为闲暇的一段时光。这段闲暇并非虚度,它很可能对傅聪今后的音乐人生起到了很大作用,正如傅雷所说,傅聪从昆明回到上海后,性格发生了很大变化,变得更独立和坚毅了,甚至连之前一度很紧张的父子关系也改善了。或许在那之前,傅聪只是一名“神童”,而他的大师之路,正是从昆明回到上海开始,或者说,始于昆明。

    傅聪传奇的人生经历,和他的音乐一样让我们受益良多,他在昆明度过的三年时光,或许也给了我们一个提示:给人生放一个长假,往往并非是妥协与放弃,而是为了更好地出发。

    他在昆明度过的三年时光,或许也给了我们一个提示:给人生放一个长假,往往并非是妥协与放弃,而是为了更好地出发。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