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1年01月06日 星期三
第A04版:关注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1年01月06日 星期三
破茧成蝶的云南导游


在2020年1月的国际航班上,崔熊涛旁边的旅客已经戴了口罩,这位旅客全程都没摘下口罩,没喝一口水。


崔熊涛在安装地质灾害雷达监测设备

    □统筹 邓建华  □首席记者 程权 实习生 田鹤琪

    在许多人印象里,导游能说会道,八面玲珑。外界对这一群体的看法几乎是“千人一面”,但实际上,当你走近他们,会发现他们有着你想象不到的艰难。2020年,他们经历了失业、转行、再就业的折腾,用云南导游崔熊涛的话说是“破茧成蝶”……本文中几位导游的历程,或许也是众多导游在2020年所走过的、失去的,也是拥有的。

    支援

    把口罩带回国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崔熊涛带的是2020年最后一个团,从昆明飞往西班牙,再乘游轮到意大利、法国旅游。出发前他看到新闻报道,武汉出现了不明原因肺炎,他并未太在意,但也有游客较为担心,问他现在出去是否妥当。    

    “在旅游行业工作,极特殊的情况都经历过了,所以对不明原因肺炎没有畏惧。当时我觉得,这可能和美国的流感一样,只要做好防护就不怕,该干嘛还得干嘛。” 崔熊涛说。    

    去年1月,旅游团乘飞机落地西班牙巴塞罗那机场后,他们一行人也没被要求测量体温,开启了正常的旅行。在旅途中,他看到新闻,不明原因肺炎被确定为新冠肺炎。国内同行联系他,让他带一批口罩回国,他虽然觉得是小题大做,但还是决定照办。    

    崔熊涛2004年毕业后就开始当导游,确切地说,他是一名国际导游。从2012年开始,他的工作就以出境游为主,他走遍了60个国家和地区,在欧洲也积累了一定人脉。为此,他联系了巴塞罗那当地的华侨组织,最终将68000个口罩带回国内。回到国内后,他将一部分口罩捐赠给了昆明市延安医院,其余口罩以1.2元一个的成本价,销售给了需要口罩的单位和个人。    

    春节期间,本该热闹非凡的旅游突然停摆,那段时间崔熊涛便利用自己的海外关系,忙着联系购买口罩回国。一开始他打算在西班牙预订口罩,但是后来西班牙也一样,口罩成为了稀缺品,每只价格高达8元。他转而又联系迪拜的朋友,却发现国际市场上的口罩几乎一天一个价格,他联系的最后一批口罩运回国的成本价已达4.5元一个。    

    “经过我手的口罩约有15万个,什么价钱进来,什么价钱出去,我不赚一分钱。后来我朋友还开玩笑说你不要卖那么便宜,你按照市价的话,5块钱一个,能够赚十几万块钱,我说真的没必要。面对疫情我为社会出了一份力,仅此而已。” 崔熊涛没有想到,张罗着口罩的同时,他也很快失业了。     

    而导游胡小美(化名)得知疫情的消息,则要比崔熊涛晚一些。“当时我正计划着春节只休3天假,第4天回昆明带团。但春节前我接一个从省外来的旅游团,刚上车就看到近一半人戴起了口罩。” 

    此后,胡小美看到她加入的领队微信群里,有人在转发新冠肺炎疫情的消息,回家后她得知本地药店已经开始限购口罩。    

    “国内口罩限购之后,我所在的领队微信群里最先是在商量,请还在国外的导游带一部分口罩给我们自己和亲人用。后来有人提议,应该带一些口罩和防护服回来捐赠,然后大家纷纷附和,决定群里每人捐款100元,用我们力所能及的方式来支持抗疫。”胡小美说。

    自救

    你卖保险我卖食品

    胡小美与爱人是云南旅游行业的“双职工”。往年春节期间都是最忙的时候,但2020年春节国内旅游业停摆,夫妻俩一下子闲了下来,有一种找不到方向的感觉。     

    “一开始,我们还期盼五一节之后旅游行业能恢复正常,所以2月、3月、4月我们都在老家带孩子,但事实证明我们还是太乐观了。”胡小美记得,大约4月下旬才有旅行社推出云南人游云南的行程,但对于以接待省外游客为主的旅行社而言,云南人游云南人数规模较小,大批导游依旧难以回到工作岗位。

    眼看短时间内难以回到工作岗位,胡小美像其他导游一样,在老家寻找工作。去年5月,她成为一家保险公司的业务员,向亲友推销保险。而她的同事们,有的开始卖房子、卖保险,有的在接受美容、西点、电商、茶艺培训后,进入了相关行业工作。

    进入三四月份,国内口罩供应量上升,崔熊涛不用再从国外倒腾口罩,闲了下来。他和从国外回来的朋友们聊起旅游行业的情况,都认为至少还有两年全球的旅游业才会全面复苏。作为国际导游将长期不能回到岗位,面对仅有一岁多的孩子的各种花销,他也觉得压力山大。

    去年夏天,崔熊涛和一位从事销售防灾减灾设备的朋友,去云南各州市及外省推销、安装侦测山体滑坡和泥石流灾害的预警雷达。8月份,他在西藏工作近一个月,负责安装雷达的供电和技术保障。但安装雷达的业务也不是天天有,此后崔熊涛到富民的一家食品公司,为其生产加工的杨梅酥、杨梅饼、鱼子酱等食品进行推广。他的其中一项工作内容,便是在网络平台上进行直播,推销企业的深加工食品。

    从2020年9月23日开始做第一期节目以来,崔熊涛已经直播了十几期。谈到对于直播的感受,他觉得,在导游这个圈子中他挺有名气,能得到很多人的认同,但是换了一个平台之后,所有东西都要从零开始学,这个确实艰难。心理落差肯定是有的,但是面对这样的情况,也只能接受。

    “在大灾大难面前,个人只能服从于社会需要。旅游行业面对疫情只能停摆。”崔熊涛认为,这不是豪言壮语,而是每个人当下都面临的问题,对他们导游而言,就是必须自救。

    在食品公司直播卖货后,崔熊涛觉得,旅游和直播是可以有效结合的,毕竟两者都是与人打交道。自己干了近20年的导游,个人的经历、对问题的看法和解决问题的思路,都可以嫁接到直播带货的工作中来,这是自己的优势。

    镜子

    看到国人的团结

    在转行之后,崔熊涛也一直保持着和国外朋友的联系。疫情像一面镜子,他看到了危机,也看到了国人团结的一面。

    崔熊涛介绍,法国、西班牙、意大利是欧盟接待中国游客最多的国家。这3国平均每年接待入境游客的数量远远超过本国的人口基数,中国游客更是占据了半壁江山。疫情不仅对国内旅游业影响大,对于欧盟的旅游业影响也同样非常大,尤其是在交通、酒店、餐饮行业较为突出。

    去年,崔熊涛在德国、法国、奥地利的朋友都尽量选择能回来就回来了。朋友们坦言,在国外每天都活在一种莫名的紧张当中。担心疫情控制不好,内心会很煎熬。相对来说,国内疫情防控就做得更好,更让人放心。

    一些在国外念书的留学生,因为人生地不熟,得到的帮助有限。朋友求助到崔熊涛后,他也会往国外寄口罩,或者联系当地的华人华侨,请求对方对留学生给予一定帮助。

    “相比国外,国内的疫情防控工作确实鼓舞了全民的士气,也让大家都看到了中国人团结一致的一面,这是我感触较深的。”崔熊涛说。

    崔熊涛和胡小美都难以统计,在2020年的疫情中,云南导游一共捐赠了多少口罩和防护服。但检索新闻能发现,云南海外导游及领队“全球采购”口罩无偿捐赠医院的消息特别多。云南多家旅行社在海外带团的导游及领队主动在工作群里呼吁,利用大家在各国带团旅游时,在当地城市购买、搜集防护服和医用口罩,然后打包空运回国,支援医务人员。

    昆明的一位叫孙昆荣的导游主动在云南导游圈发起募捐,两次募捐善款13万余元,采购到的物资分别捐献给昆明的3个医疗机构。导游们在国内最需要防疫物资的时刻,从泰国、缅甸、美国、法国等国家,源源不断地运送口罩、防护服、防护手套等抗疫物资回国支援。

    胡小美说:“以往舆论关注导游最多的,是和游客产生矛盾纠纷的问题。但谁又愿意和别人发生矛盾呢?在大灾大难面前,大家愿意出一份力出一点钱购买抗疫物资,动员游客帮导游带抗疫物资回国捐赠,一是大家都有一颗爱国心,二是希望外界能看到导游们的爱心,改变刻板印象。”

    信心

    生活正回归正轨

    尽管旅游行业受到较大冲击,导游们也自嘲成为一个“悲情”的群体,但在国家的政策扶持下,大多数导游找到了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

    “我还好一点,第一是有点底子,第二有一点人脉,我倒是不愁吃饭。旅行社也得到政策扶持,我们的社保也可以缓缴。只是转行之后内心有些不舒服,因为自己的本职工作,现在没有办法去从事,就好比一个很优秀的球员,你不给他踢球他会是个什么样的感受?但是你没有办法,因为大环境就这样,你要服从整个社会的趋势。” 崔熊涛说。

    对他而言,这一年里,心态总体是平稳的。他喜欢研读历史,在他看来导游们当下的处境,远没有父辈们艰苦。人的一生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在逆境中反而会更加激发出人的斗志,会想办法克服困难、战胜困难。逆境本身也是一个磨砺人、塑造人的过程。

    崔熊涛学的是旅游专业,世博会之后云南的旅游业迎来黄金时期,他赶上了最好的时代。在一定程度上,他见证了这些年来云南旅游行业的发展。他很喜欢导游这份工作,他说:“我乐于跟人打交道,因为不同的人可以分享不同的经历,每一次的风景带给你的感受完全不同。疫情过去之后,我还是会回到自己所热爱的工作岗位。但现在,我要做好的是食品公司的工作。” 

    不久前,崔熊涛去了两趟北京,为的是推广市场。企业的鱼子酱一直是做出口为主,但因为疫情导致国外需求降低,他在2021年的主要精力便是把昆明产的鱼子酱推向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

    在做了3个月保险公司推销员之后,胡小美于去年9月重新回到了导游的工作岗位。去年4月,云南人游云南线路开发推广之后,爱人早她一步返回工作岗位。

    她从事导游工作已10年有余,把最美好的青春都献给了这份工作,更在工作中结识了自己的爱人,建立了家庭。她坦言,虽然疫情对家庭收入影响巨大,但并未到难以维系的地步。整个家庭扎根于旅游行业,不可能轻易改变。她在今后的工作中将会更加注重为自己充电。在疫情期间,她所认识的导游约有三分之一学习了其他技能,接下来她也将学习其他技能以增强自己的抗风险能力。

    “现在逐步有省外的旅游团来到云南了,尽管一辆旅游车上只坐了一半甚至更少的游客,但国内游确实在回暖当中。”她说。

    胡小美也注意到,去年下半年出游的人员中,90后和50后60后的游客明显增多了。“这可能是疫情缓解后,中年人忙着赚钱,老年人观念改变,和年轻人一样希望出来享受美好吧。”她说,虽然自己的收入远不及往年,但是她相信困难不会一直停留,希望总会有到来的一天。本版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