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1年01月06日 星期三
第A10版:人物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1年01月06日 星期三
2020迪庆故事
余泽英 扎根雪山 守护生命
25年接诊11万人次






    说到120,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是响着急促的笛声、在城区道路呼啸而过的救护车……而在迪庆州德钦县霞若乡施坝村,傈僳族乡村医生余泽英成了随叫随到的120,靠步行,或是摩托车、拖拉机、三轮车等交通工具出诊。从1995年当上乡村医生开始,今年46岁的余泽英在施坝村守了25年。25年来,余泽英累计接诊11万人次,出诊800多次;25年来,她成了村民离不开的健康守护者。

    “万事通” 村里哪家老人有病 她都了如指掌

    1995年7月,从迪庆卫校毕业的余泽英回到德钦县施坝村当起了村医,一待就是25年。25年的村医生涯,让余泽英成了村里的万事通、活地图。谁结婚了,谁怀孕了,谁要生孩子了,她都知道;哪家老人有什么病,症状如何,她都清楚……“25年来,我天天都在村里服务,所以知道的多也不奇怪。”余泽英说。

    住址、姓名、年龄、所患疾病、目前状况,询问村里患者的信息,余泽英张口就来。余泽英心里有张患者地图,只要她去稍远的村民小组出诊,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她都会顺便看望周边的患者。一来二去,性格开朗、乐于助人的余泽英,成了村民们最信赖的人,大小事都喜欢找她。办银行卡、补办身份证……她自掏腰包为村民办事,也是很平常的事情。

    余泽英经常走村入户宣传精准扶贫等政策,让老百姓们知道,他们可以享受什么。说到这儿,余泽英回忆:之前,一个村民家的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当时刚好有免费治疗的政策,在她的宣传下,患者到昆明做了手术,医院向患者家属预收的费用最后打到了患者的就诊卡上。但患者家属不知情,以为没有享受到政策。随后,余泽英多次致电医院核实,还自掏腰包买了2400元的往返机票,到昆明为村民取回了就诊卡里的1万元。

    余泽英的热情、执着感动着村里的每一户每一人。小小的村级卫生室,一天最多接诊了114人,日均保持20余人的急诊量。25年来,她把自己当成随叫随到的“乡村120”,她为大山深处的村民送去了健康。

    “小马达” 每天走11公里山路 只为救治患者

    施坝村木瓜阿杰村民小组群众扎史兵,是余泽英印象最深刻的患者。2002年的一天,扎史兵在牧场放牛时,突发癫痫摔下山头,一根木棍插入头部,致其昏迷不醒。当余泽英一路小跑到牧场时,已是5个小时之后的事了。扎史兵的伤势超出了余泽英的想象,但她临危不乱,快速组织村民将扎史兵从山上抬回村医室,再由丈夫驾驶自家的拖拉机将扎史兵送到了乡卫生院。经一系列的检查后,奄奄一息的扎史兵被下了病危通知。

    但扎史兵的命运从遇见余泽英开始转折。“扎史兵还有微弱的气息,或许还有救,你去看看吧。”第二天,扎史兵的家人来到施坝村卫生室找到余泽英说。本就为扎史兵的病情揪心的余泽英瞬间被“点燃”,飞快背上药箱,开始了3个月的徒步出诊之旅。

    “当时年轻,体力好,每天走11公里,走了3个月。每天上午在施坝村卫生室接诊,下午4点把家里的饭做好之后就出门去乡卫生院,给扎史兵治疗并照顾他,第二天一早又往村里赶。”余泽英说,“最欣慰的是,扎史兵被我抢救回来了。经过治疗,扎史兵的意识完全恢复,还逐渐恢复了劳动能力,现在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那几个月,看到我匆忙离开,村民都会说‘看,余医生又在爬山了’。”

    “家乡宝” 到上海培训15天 是她离村最长的时间

    村民离不开余泽英,同样,无论余泽英走到哪里,村民们都是她放不下的牵挂。离开三四天,是余泽英所能接受的限度,而这一次,余泽英到上海培训的15天是她离开村子最长的时间,也正是这样,她还被大家说是“家乡宝”。

    “每天都会有村里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教村民如何处置紧急情况,帮村民联系车辆,帮村民给乡卫生院打招呼……我不在村里,我放心不下村民们,他们心里也没底。”余泽英说。

    在上海15天的培训,和荣获第二届“百姓满意的乡村医生”时到石家庄领奖,是余泽英离开施坝村时间最长、走得最远的两次,但都与工作有关。

    “不是我的医术有多高、多好,而是25年的坚持,让村里人信任我、依赖我。”作为乡村医生的余泽英,每天只能抽晚上的2个小时看专业书籍,为了考乡村全科执业助理证,余泽英整整坚持了12年。

    “操心汉” 组织村民小组建微信群 通知预防接种等事宜

    出诊住患者家,在交通不便的年代是很平常的事情。余泽英记得,小儿子还未断奶,大儿子刚满4岁时,她爬山出诊就带着他们。“我背一个,牵一个,药箱让来喊我出诊的人背着。带着孩子,心里也没什么牵挂,为了照顾病患或是等患者病情稳定,有时候在患者家一住就是两三天。”余泽英说。

    手脚并用才能爬上的山坡,还有14公里的山路,这个需要走一天才能到的格斗落村民小组喇比航独自然村,是出诊最远的村。即使现在交通条件好了,到喇比航独自然村仍需坐40分钟的车,然后再走45分钟的山路,但只要有人叫,余泽英会毫不犹豫拿起医药箱就出发。

    “村里的患者经常给我打电话,他们习惯了,我也习惯了,没有什么事情比待在村里踏实。”余泽英说,这些年来如果确实有事不能出诊,她会提前通知村民当天不要来卫生室,如确实需要治疗的情况,先到乡卫生院。为了方便村民,余泽英还组织16个村民小组,建立了16个微信群,预防接种、健康体检等事宜都会在群里进行通知。

    不仅如此,余泽英为了方便村民看病,还摸清楚了每个村民小组里的有车户,将车辆的状况、车主的姓名、车主的电话进行了备注,让村民出门看病的时候,一个电话就能找到车辆。

    “倒退25年,我还会选择乡村医生”

    25年,余泽英把最好的年华献给了施坝村,把所有时间留给了患者。“倒退25年,我还是会选择当乡村医生,还是会努力地干。我是个平凡的人,在做着平凡的事,在脱贫攻坚战中,绝不让一个老百姓因病致贫。”

    1995年,余泽英所在的村里有3个学医的女孩,其中两个在乡镇卫生院。余泽英说,她是土生土长的施坝村人,没想到在村里当村医一干就是20多年。“当了村医以后,我才发现这里的村民太需要医生了,我必须要坚持下去。”

    对自己孩子的教育,在余泽英心中始终是个坎。“我的孩子成绩都不太好,因为我没有时间去管他们、帮助他们。”现在,余泽英的大儿子大学已毕业,在准备公务员考试,还在读高中的小儿子有想读医的愿望,这让余泽英有些意外。“如果孩子以后想当乡村医生,我会支持他的。在平凡的工作中守护那么多的人,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余泽英说。

    25年来,余泽英一直觉得对家庭和孩子有亏欠。她说:“我是一个不合格的母亲,但孩子一直都支持我。25年来,我一直留在村里,我觉得值。” 

    本报记者 木晓雯 周柯妤 王宇衡 摄影报道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