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1年01月06日 星期三
第A15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1年01月06日 星期三
旧事
大石板月夜

    □唐新朝

    大石板村的路总是那么熟悉,走上大石板的路,宛如走在乡间,走在桃花源。伴着鸡鸣狗吠的夜幕格外的寂静。推开老革命普发金老师家大门的时候,已月上柳梢头,院落里树荫下月光已星星点点洒落一地。火塘里吊锅上炖鸡的香味已飘满整个庭院,包谷酒的香气已扑鼻而来。普老师退休了,同行的毕增堂、普良武我们几个好友来看看他。

    进到堂屋,我们被普老师准备的一桌子好酒好肉所征服,那一夜我们都敞开喝酒吃肉,畅谈人生和文学艺术。之所以我们几个能成朋友,完全是志趣相投。普老师可不简单,在中学教语文,也教物理,有时还教音乐。他教的学生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他一双好手写好字,更著有一手好文章,手风琴拉得是炉火纯青,清脆的歌声可以飘到三月山。

    那一夜,我们喝的不是三杯两盏淡酒,而是包谷酒七八婉。酒到酣处,普老师的庭院里,在如水的月光下,越发的热闹起来,普老师的十八般武艺让我们大饱眼福。吟诗作赋,吹拉弹唱,无所不能,让大石板村农历二三月的月夜不再寂寞。

    普老师,从学校毕业回到高寒边远山区彝乡高峰,埋头苦干,一待就是二三十年,直到退休。他教过的娃娃不计其数,不说桃李满天下,也得叫满园桃李芳。可是普老师就是那样的人,从来没有叫苦叫累,也没有对组织提出过任何的要求,总是任劳任怨,默默无闻。这么多年来,他头发胡子花白了,眼睛近视程度也不低,开始是戴近视镜,后来就戴老花镜,一直戴着。整个人看起来都没有刚工作那些年有精气神。相信,退休之后,卸下那繁重的教育教学工作的担子,调理调理,普老师一定会强壮起来。值得一说的是,普老师总是乐观地看待事物,以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相信将来也是这样。能乐观,才能让人放心。

    转眼间,我已离开高峰乡六年,普老师已退休第八个年头。每每月上枝头,总会想起那些年的那些事,还有那年的大石板村月夜。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