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1年02月24日 星期三
第A15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1年02月24日 星期三
三月榆钱鲜

    □ 刘明礼

    “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绿柳花红,榆树上也冒出了新鲜的榆钱。那肥美娇嫩的榆钱,有些嫩绿,有些浅黄,满枝满杈,一嘟噜一挂,在和煦的微风中轻轻摇动,散发出诱人的清香。

    儿时,我家院里就有一棵大榆树。它似乎已经很老了,黝黑的树皮上疙里疙瘩,布满裂纹,就像邻家老奶奶那张写满沧桑的脸。当春回大地,它又像一位报春的使者,早早便从冬的睡梦中醒来,给萧疏的世界献上一抹新绿,也为人们送来鲜美的榆钱。

    榆钱,又名榆荚,是榆树的种子。《本草纲目》载:“榆未生叶时,枝条间生榆荚,形状似钱而小,色白成串,俗呼榆钱。” 中医认为,榆钱有清热润肺、化痰止咳、健脾安神、清心降火、清热利水的功效,能治疗神经衰弱失眠等症。

    春分时节,榆树结出一串串的榆钱儿,青翠欲滴。这是榆钱儿最肥美、最鲜嫩的时候。母亲“慢着点,别摔着”的嘱咐声还没落,我已像只敏捷的猴子骑上了院里那棵大榆树的树杈。把挎着的布兜挂在树上,迫不及待地先捋一把榆钱塞进嘴里,“呼嗤呼嗤”大快朵颐,直吃得满口生津、唇齿留香。接着爬到高处,找个榆钱最多最厚的地方,一只手腕套好布兜,抓牢枝干,双脚一前一后选好着力点,另一只手顺着一枝枝细枝,向外一捋就是一大把。待到布兜再也装不下了,才恋恋不舍地从树上一步步挪下来。

    母亲拿出一个大盆,坐在明媚的阳光下,用水把榆钱儿洗干净,捞出放到筚帘上,把水控干。然后微带着水分,加入少量的玉米面、适量的盐,把蒸馒头用的大篦子铺上笼布,将榆钱儿均匀地平摊上,放大铁锅里大火蒸上十来分钟。随着锅中冒出的热气,我嘴角的口水早已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母亲掀开锅盖的瞬间,一直守在灶旁的我迅即将手中的大碗递到她手中。母亲盛出榆钱,浇上一点醋蒜,把碗递给我,却说:“去,先给你姥姥吃。”我极不情愿地把榆钱端到姥姥跟前,姥姥笑眯眯地接过去,用筷子夹起一口,送进我的嘴里。就这样,我一口,姥姥一口,一大碗榆钱很快就吃完了。

    母亲还会用榆钱来熬粥。用榆钱熬的粥,青中带黄,黏糊糊的味道格外爽口。长大后书读多了,才知道榆钱粥并不是母亲的“发明”。清人郭诚就喜食榆钱粥,还将其中之乐写入了《榆荚羹》中:“自下盐梅入碧鲜,榆风吹散晚厨烟。拣杯戏向山妻说,一箸真成食万钱。”

    榆钱可食的日子,大概也就一周光景。慢慢地,榆钱由绿变黄,又一天天见白。这时候,榆钱变成了干透的种子。风起处,那白色的圆片儿如蝴蝶般漫天飘飞,散落成一地诗意。这时,姥姥会颠着她那双小脚,用笤帚、簸箕把它们收集起来。她坐在蒲团上,仔细挑拣出里面的杂质,然后上锅用小火反复翻炒。炒至微黄,出锅晾凉后掺上盐粒,用擀面杖在案板上来回轧碎,就做成了 “榆钱儿盐儿”。用它蘸干粮吃,在玉米粥里撒上一层就着喝,极其鲜美的味道,深深地植入我的味蕾之中……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