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1年02月24日 星期三
第A15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1年02月24日 星期三
把春天吃掉

    □ 方钰霆

    我的家乡地处鄂南,为著名的江南鱼米之乡,物产丰富。特别是在唤醒万物的春天,桃花、油菜花开满了屋后的山坡和肥沃广阔的田野。蛙声、布谷声此起彼伏,仿佛在轻唤我们的乳名。雨生百谷,杜鹃夜啼,“阿公阿婆,割麦插禾”,唤醒我们身体的,不仅仅是春天,还有盛开在春天的味蕾。

    桃花始华,鹰化为鸠,仓庚鸣,惊起一笼蛙声。杨柳青青,莺飞草长,一场早到的梅雨发起了雷声,就在这一片雷声里,我们手提菜篮,赤着脚飞奔,到屋后水库大坝的草丛里,一颗一颗地捡一种晶莹剔透的“珍珠”,这种珍珠就是地皮菜。湿漉漉的,有一点点沾手,要小心翼翼地从草根上、硬土地上扒下来,还带着些许泥土的清香。

    地皮菜只在春夏之交的雷雨天气过后短短2-3小时内采摘才好吃,否则就干枯沾在草根或泥土上,采摘不了。据清代王磐编纂的《野菜谱》中记载:地踏菜,生雨中,晴日一照郊原空。庄前阿婆呼阿翁,相携儿女去匆匆。须臾采得青满笼,还家饱食忘岁凶。我们小时候虽不至于闹饥荒,但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地皮菜炒野蒜鸡蛋确是最美好的食物,而且并不多见,可见弥足珍贵。

    生在鱼米之乡到处都是可以养人的吃食,比如我家院子里的香椿树,估计是爷爷种下的,树干通直,树冠开阔,枝叶浓密,嫩叶红艳,树皮皴裂多疤,有五寸粗。在每年的春天,万物复苏的时候,香椿树就开始伸出嫩嫩的枝芽,这些嫩芽就成为了我们的美味。

    一般这个时候我们拿着竹篮跟在父亲后面,父亲用镰刀绑在竹竿上,瞄准了那些嫩枝丫一下就勾下来一节,我们在后面捡,不一会就可以捡一小篮。

    吃罢香椿,我们就三五成群地到野地里打猪草。阳春三月的故乡,田野沐浴在春风里,几场春雨过后,一种非常美艳的花就热烈地盛开了,它们从开始的万绿丛中一点紫,再逐渐漫延到一片紫红,红红火火装点着乡村田野的风景,这种花草就是紫云英。

    曾记得小时候读周作人写的《故乡的野菜》,在写到紫云英时这样说:“中国古来没有花环,但紫云英的花球却是小孩常玩的东西,这一层我还替那些小人们欣幸的。”在这篇散文中,作者不厌其烦地介绍了故乡的荠菜、马兰头、鼠曲草、紫云英,它们的形状、颜色与用途,以及围绕它们面前展开的江南春光,为读者描绘出一幅幅生动的民俗画卷。

    当今天的人们在餐桌上吃腻了大鱼大肉的时候,地皮菜、香椿、紫云英等带有泥土清香气息的春菜自然而然成了时尚的野味。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