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1年03月05日 星期五
第A14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1年03月05日 星期五
峥嵘岁月
盘龙江里学游泳

    □王家凯

    五十多年前,我在盘龙江里学会了游泳。

    1963年,高中毕业后,我考入当时的昆明农林学院。学院位于黑龙潭旁的山坡上,因成立时间短,各方面设施都不太完备。体育课要学习游泳,但学校却没有游泳池。好在山下有条盘龙江,河道蜿蜒曲折,形成了一段段江水相对平缓的河湾。学校下面的山脚有个落索坡村,村子附近有几处水面宽阔的河湾。体育老师把这些河湾当成天然的游泳场,上体育课时便带着大家到那里学游泳。有时,同学们也会相约,利用课余时间到这些天然游泳场练习蛙泳、仰泳、自由泳。

    在盘龙江的怀抱里,农林学院的一批批学子,不会游泳的学会了游泳,会游泳的技艺得到了提高。我就是在盘龙江水的爱抚下学会游泳的。一些基础较好的同学在体育老师的指导下还学会了难度相对较大的蝶泳。

    一晃眼,时间过去了五十多年。老同学聚在一起,总会忆起当年学游泳的趣事,讲起难忘的盘龙江。

    那时,盘龙江弯弯曲曲,两岸的农田间,星落棋布地点缀着炊烟袅袅的村庄。与盘龙江一样弯弯曲曲的还有一条乡间小路。从偏远的山村到昆明读书,我总想到城里看看。尽管昆明城到黑龙潭的9路公共汽车已经开通,而且票价只要两角,但我总是舍不得花那两角钱,星期天,与同学相约便步行进城。一次又一次,穿村过寨,从霖雨桥跨过盘龙江,春看油菜花儿黄,秋闻水稻花儿香。盘龙江畔的小路,留下了我们青春的足迹。

    对江河来说,蜿蜒曲折是一种美,但这种蜿蜒曲折也是洪涝灾害之源。1966年9月,盘龙江就发生了水灾,江边的村庄和稻田被淹,农林学院大礼堂等成了灾民的临时落脚点,学校师生则到江边参与村民抢险救灾。

    1967年春天,盘龙江整治工程拉开序幕。工程任务分到各个单位,农林学院也分到了一段。于是,继上年抗洪抢险后,我们又参加了开挖盘龙江新河道的劳动。开挖时间十天还是半月记不清了,只记得工程进展很快。没多长时间,崭新的盘龙江河道便建成了。新河道与老河道相比,在我们学校附近一段,整体东移了四五百米。

    盘龙江河道变宽了,变直了,水流更加顺畅了,虽然离农林学院更远了,但这并不影响同学们到江里游泳的热情。新建河道有一处小小的跌水瀑布,水流相对较深,同学们便经常到那里游泳。我还有过几次与同学一起冒雨去整修后的盘龙江里游泳的经历。

    五十多年过去,盘龙江变得更美了。特别是2013年牛栏江—滇池补水工程全线通水后,江水变清了,也更加充裕了。如今,江畔昔日的农田已被林立的高楼所取代,变成了昆明北市区;古老的村庄浪口、北仓、金刀营、张家营等旧貌难寻。盘龙江上,只有充满传奇色彩的霖雨桥还依稀保留着昔日的一些模样,它像一位饱经沧桑的长者,目睹了盘龙江、盘龙江两岸翻天覆地的变化。

    (作者原工作单位:云南省交通厅,75岁)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