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1年03月12日 星期五
第A14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1年03月12日 星期五
记忆犹新
我的黑白胶卷时代

    □牛润科

    像偏爱老物件似的,我一直怀念着自己的黑白胶卷时代。无论是那些永不褪色的影像,还是很有情调的暗室,以及神话般的显影定影,无时无刻不定格在我的记忆里。

    上世纪70年代,初捣鼓照相机时,我还住在筒子楼里,当时没有暗室,我就常把公用厕所当作暗室用,在里边冲胶卷。记得有一回,我好不容易从朋友那里借了一台120相机,忙乎了一个星期天,给全家人照了一个胶卷的相,当我好不容易盼到夜深人静,没有人上厕所时,就赶快把显影液和定影液配制好,然后随手把装在厕所外边的电灯开关关掉,才放心大胆地在厕所里冲起胶卷来。

    我打开胶卷,完成显影液的工序后,正准备把胶片放入定影液里时,突然“咔嗒”一声,厕所里的灯亮了,顿时急得我大呼小叫地蹦了起来:“哎呀!全给曝光了。”吓得急着正要上厕所的一个人大叫一声:“哎哟——我的妈呀!”随后瘫坐在了厕所门口。从此,我再也不敢把厕所当暗室用了。

    幸运的是,后来我这个靠借照相机练成的业余摄影爱好者,竟然被厂宣传科相中,成为厂里的一名专职新闻干事,我不但拥有了一台与我形影不离的海鸥牌120相机,还拥有了属于自己专用的暗室。打那时起,我就迈开双脚,在生产一线和职工们摸爬滚打地打成一片。我总是把当天抓拍的新闻照片,连夜冲洗出来,到第二天一早,就在办公楼门前的宣传栏里展出,再加上我的精美配词,很快就在全厂引起反响。

    尤其在每年的年终表彰大会上,是我最忙活的时候。先进和劳模戴上大红花,捧上锦旗和奖状时,都争着让我给他们留个影;散会后,先进集体的领导们争着来让我给他们单位的人拍个合影。照片冲洗后,被装在镜框里,挂在家里或是办公室最显眼的位置。毕竟,在那个年代,照片是稀罕物。为此,我也深爱着自己的相机和暗室,和战士爱自己的钢枪没有两样。

    (作者原工作单位:山西省运城市绛县国营红山机械厂,66岁)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