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1年03月16日 星期二
第A15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1年03月16日 星期二
闲情
一碗杏花月

    □ 曹春雷

    朋友打电话来,说,杏花开得正好,来吧。这话吸引了我,“正好”,是怎样的好?这让我想起了沈从文,先生被打发到乡村看守菜园子当猪倌时,给他表侄黄永玉写信:你若是来看荷叶,脚下虽多泥泞,眼前荷花却正好。一句“荷花正好”,让黄永玉奔着来了。

    于是,我也奔着“杏花正好”去了。“正好”,是恰到好处的好,减之一分,增之一分,都会破坏这种好。朋友以前和我同在一个城市,是记者,天南地北闯荡,后来,儿女大了,各自成家立业。他和妻子便辞了工作,回到乡下老家,承包了一片坡地,种果树,散养鸡。

    到了。果然,大片杏花,浩浩荡荡地迎接我。我怀疑是天上粉红的云霞落在了这里。朋友从这云霞里走出来,脸也染着杏花的红。屋在杏花林里,屋顶红瓦迎合了杏花的红。房屋跟前,是一方池塘,一汪绿,周遭站着杏花,把这绿镶上了一圈粉色。

    去钓鱼吧,朋友邀我,他早已准备好了鱼竿。水塘边坐下,一竿在手,我的世界瞬时平静下来,此刻,外间一切纷扰,皆与我无关,唯有拂过脸颊的春风,还有面前的一池春水,与我有关。春风暖心,春水洗心。

    钓上几尾鱼,交给朋友的妻子,晚饭炖鱼。再挎上篮子,去杏花底下拔野菜。这时节,最多的是苦菜。用小铁铲,一棵棵请到篮子里去。每剜出一棵菜,就感觉春天被我实实在在捧在了手上。

    傍晚,朋友将方桌搬出来,放在门前杏花树下。一碗碗菜摆上。有鸡,散养的草鸡。有鱼,刚才钓的。有野菜,刚拔的那些。还有韭菜,水灵灵的,刚从水塘边割的,春天第一茬。还有一些,也都是野菜,我却叫不上名字来。

    喝酒,朋友自己酿的葡萄酒。我喝了一口,怀疑是杏花酒,有杏花的味道。朋友笑说,在杏花林里,难免会喝出杏花的味道来。夕阳被这酒馋红了脸,依依不舍落下山去。余晖把这杏花林大片的粉红上,镀了一层金黄。

    喝着,聊着。月亮慢慢升起来了,是圆月。天上一个,水塘里一个。风吹皱了水塘里的这个,波光粼粼,荡成一池碎金。我碗里也有一个,如一团蛋黄。一碗酒喝进去,月亮在心里,这夜晚的春天,也在心里了。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