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1年03月19日 星期五
第A15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1年03月19日 星期五
家长里短
等儿子回家

    □沈德春

    屋内的灯光照着桌上冒着热气的汽锅鸡,也照着凝视着汽锅鸡那张笑眯眯的脸。父亲在等儿子回家。

    “老爸,我想吃你做的汽锅鸡了!”

    接到儿子要回家的电话,特别是想吃汽锅鸡,他很高兴。他起了个大早赶到集贸市场,为的是好好挑选一只肥壮的阉鸡,再购买一些用于汽锅鸡的食材,让儿子回家美美地品尝一下父亲的厨艺。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为儿子做汽锅鸡了。虽说儿子现在已经为人父,可是因为住在一个城市的缘故,儿子还是时不打时地回老爸家里,享受儿时就留在记忆里的美味佳肴。

    但是他忘记了,儿子电话里说下班后要加个班,估计要晚些时候才能回家吃饭。

    鸡的香味在空中袅绕。守着自己辛苦烹制的汽锅鸡,他嘴里不由自主地哼起那再也熟悉不过的《四郎探母》京剧唱腔,格外舒坦地把身体落座在客厅的沙发里。哼着哼着,他渐渐走了神,恍惚自己不在昆明,而是回到故乡那幢红砖砌起的房屋里。

    老家住的是一间大约16平方米的红砖房。冬暖夏凉,屋内摆设简陋却挺温馨。房屋有两个窗子,却是仄仄的,白天照进的光亮很少。房中摆放一张圆桌,用作吃饭和儿子做作业。在两个靠窗处摆放一张大床、一张小床。他一直在离城30多公里的矿山上班,每个星期天休息才能回家一趟。

    随即,忽然之间儿子的声音从他脑袋里响起,儿子总是微笑着说:“爸爸,我要跟你到厨房学做汽锅鸡。”声音如此清晰,几乎让他认为是现在听见的。

    那还是儿子上中学时。有一次周末正值中午做饭时,儿子非要跟他进厨房去学厨艺。

    那时的厨房搭建在红砖房外边的一块空地上。他只花钱到集市上买回来几根木梁柱,其余的材料都是到附近建筑工地捡回来的边皮废料。虽然厨房搭建得不规则,却很牢固适用。

    他从来没有拒绝过儿子提出的合理要求。儿子天性倔强好胜,只要他认定想做的事,就一定能做成,而且一定会让你满意。于是他同意了。

    那天他为儿子边动手示范着边说着烹制汽锅鸡的厨艺,可在砍鸡块时不小心划破了手指。看到儿子焦急地为自己寻找止血药和纱布包扎,他的心里暖洋洋的,手指上的伤也没多疼了。儿子那天吃得特别多,特别开心。

    窗外的路灯早亮了,他的儿子还是没有回来。他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向晚上八点半。他把汽锅鸡又重新加热,温暖的汤汁中依然溢漫着浓浓的香气。

    他望着汽锅鸡袅袅腾起的香气,儿子在读中学期间选拔参加青少年排球比赛训练时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那天他休息,儿子很高兴地喊他陪着去看训练。

    训练是在一个体育馆的球场上进行的,训练的内容是接连翻滚救球。儿子上场了,穿一身崭新的蓝色运动衣裤,精神抖擞。培训的教练给他扣球,一个接着一个扣。接球到20多次时,儿子红润的脸色变得苍白,浑身上下汗水湿透,躺在地板上喘着粗气,爬不起来。主教练心疼地过去想拉他起来休息另换人,儿子却挣扎着爬了起来,重又做好了接球的姿势,顽强地向扣来的球扑去。

    “三十······三十五······”训练的伙伴齐声数着数。

    儿子摔倒了,挣扎着又起来扑球接球;再摔到,又再挣扎着起来……“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四十!”

    突然,清晰的按门锁数字声惊醒了他的思绪,门开了,儿子回来了。叫了一声“老爸”后,眼尖的儿子看到餐桌上的汽锅鸡,满脸高兴地扑了过去,拿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

    儿子自豪地说:“真香!真香······”瞧着他甜美地微笑着。

    屋内被汽锅鸡的清香包围,却使他同样尝到了一种甜美的愉悦。他和儿子的眼光对视着,彼此显露出了一种因为生活而起的幸福。

    (作者原工作单位:红河广播电视台 68岁)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