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1年03月19日 星期五
第A15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1年03月19日 星期五
峥嵘岁月
在天生桥的两个月

    □王家凯

    半个世纪前,在寻甸县,一个叫天生桥的地方,留下了一段令我和同学们难忘而又值得怀念的经历。

    1965年3月7日,昆明农林学院农学系农学、植保两个专业的150多名同学一大早便从昆明火车站出发,我们的目的地是位于寻甸天生桥的学校农场。到达塘子火车站后苦苦等候开往东川的火车,到达天生桥火车站已是晚上九点多钟。这是一个很小的火车站,当时天上下着小雨,先期在农场劳动的校友提着汽灯到车站给我们照路。我们男生被安排在车站一角曾经堆放水泥的一个矮小仓库里,那就是我们的“宿舍”。

    紧张的劳动很快开始了。从天生桥火车站出发,穿过一片苹果园,便到了农场场部。场部旁边有条小山沟,沟里流着并不丰裕的水。农学专业有三个小班,我们一小班的任务就是在沟边托土墼。有的挖土,有的割茅草,有的用脚将茅草和泥踩拌在一起,有的掌控土墼模托土墼。当时虽然已是春天,但气温依然比较低,没过多久,大家的手和脚都开了裂。那时的防冻品只有一种装在蚌壳里的膏状物,大家将其称为“歪歪油”。一个先期到农场的高中校友还特意送了我一盒。

    除了托土墼,其他班的同学有的炸石头,有的筛河沙,有的搬运砖瓦。四月中旬,我们便告别了火车站简陋的仓库,住进了亲手参与建盖的土木结构平房。

    学校农场有5000多亩土地,我们也曾参与薅包谷、薅洋芋和种红薯,但主要还是搞基建。住进新宿舍后,依然继续托土墼,盖房子。这些房子成了后来成立的云南劳动大学的校舍,再后来,劳动大学与昆明农林学院合并成为云南农业大学。

    这一段经历令我难忘,难忘的不只是艰苦的劳动,还有年轻人火热的激情。

    3月28日晚,也就是在我们到达农场20天后,简易识字班正式开课。群众学习文化的积极性让我们十分感动。我们还未到村里,学生们端着小油灯,自带凳子,早就到齐了,有的还到半路迎接我们。上课了,有的家长和老人还到现场旁听。

    5月29日,我们离开天生桥回昆明。两个月时间里,我们班组成几个教学小组,每晚打着手电筒,沿着弯弯曲曲的乡间小路,轮流到寻甸三家村教适齡儿童识字,其他班的同学同样在附近的村子里办了识字班。

    如今,当年在识字班学习的那些儿童,早已是花甲老人。我常想,我们在山村播撒的那点微不足道的文化种子,是否对他们的人生起了一点积极的影响?

    (作者原工作单位:云南省交通运输厅信息中心,76岁)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