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1年03月29日 星期一
第A12版:关 注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1年03月29日 星期一
腾冲界头的养蜂人守护深山里的甜蜜






    3月,腾冲市北部的界头镇又迎来了一年里最迷人的时候:一望无垠的界头坝子,成片的油菜花将大地染成金黄色;在四周绵延的大山里,杜鹃花、山茶花,还有其他叫不出名字的野花竞相怒放,将连片的山坳装点得多姿多彩。

    3月里花开遍山坳,花香扑鼻引蜂来。面对大自然的恩赐,勤劳的界头人肯定不会错过这个收获的时节。和当地很多背靠大山的地方一样,在腾冲界头大山深处,生活着这样一群以养蜂为业的人,每年这个时节,他们像勤劳的蜜蜂,辛苦劳作,用双手采割一块块蜂蜜,守护深山里的甜蜜。年过八旬的段正映就是其中一员。

    坚持

    养蜂40年,建有一个基地

    段正映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进山养蜂收蜜,到如今已有40余年。“当初进山,只有一个窝棚可以住,勉强能够遮风挡雨。经过多年积累和建设,我在这深山里建了一个有各种生活设施的养蜂基地,只是几间山房,但再也不怕刮风下雨。”段正映说。他的养蜂基地位于腾冲市界头镇永胜村段家寨的后山,要沿着弯曲的山路爬行两个多小时。

    后山深处的一片开阔坡地上,盖着一幢新山房。山房门口的菜地里种满了青白小菜、树番茄等,菜地旁边是3条看家狗的“山野别墅”。数十年来,看家狗是段正映最亲密的伙伴,也是最得力的守蜜功臣。山房左右两侧空地上,蜂房错落有致,有三四十间,用树枝、空心砖、竹子等精心搭建而成。伴着和煦的春风和暖暖的阳光,耳畔传来蜜蜂飞舞的“嗡嗡”声。

    “我记不得自己养了多少窝蜂,收了多少蜜。大家很喜欢吃我收的蜜,他们叫我‘养蜂老段’。”说起自己多年的养蜂故事,段正映满脸自豪:“刚开始养蜂时,条件差,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但我经常告诉自己,要耐得住寂寞,要坚持,努力一定会有收获。现在,我收一回蜜能有一两百斤,每斤可以卖到百元以上。我后半生就靠养蜂了,养蜂给我带来了收获的甜蜜、生活的快乐。”

    专业

    一盆盆蜂蜜背后是技术活

    时下,正是段正映养蜂基地收蜜的季节。段正映说年轻时收蜜都是靠自己,如今年纪大了,他就请当地多位采蜜好手来帮忙。

    正午时分,收蜜工作开始,清水河其他山头收蜜的几位老人陆续到齐,他们都是段正映请来帮忙的。“收蜜是个技术活,要想收到上等次的好蜜,必须要靠有经验的帮手。”段正映说。简单交代后,火芝阿姨背着篮子,瑞大爷背着砍刀,黄大爷提着斗笠,他们走入山间,寂静的山林一下子热闹起来。

    不知不觉,太阳已躲到山背后。取蜜饼的、运蜜饼的、拌蜜饼的、压蜜饼的都加快了手里的活计。考虑到沥蜜比较慢,还得避开蜜蜂,此前,段正映把压蜜机放置在距离蜂房较远的空地上,一边晒太阳一边沥蜜,纵然如此,蜜汁还是抽了好几个小时。沥蜜是项精细活,急不来,如蜜蜂采集花粉需要穿越万水千山一般。

    经过大半天的忙碌,40多窝蜂蜜终于取完。收蜜人回来了,听到大家的喧嚣声,段正映笑眯眯地从山房里迎了出来。进屋后,他给伙伴们倒上雷响茶,逐一询问收蜜情况。看到一盆盆鲜香的蜂蜜,段正映脸上溢满笑容,也露出几分不舍。“再来取蜜要等到夏天了。”他说。

    坚定

    “记挂儿子又不能丢下蜜蜂”

    吃过晚饭,大家围坐在火塘边,一起品茶,一边回忆数十年的守蜜经历。

    “刚上山那几年,生活很不方便,要到山洼里去挑水喝,夜里只能点煤油灯。就医就更困难了,有一回半夜,突然结石疼,但没有电话通知家人,疼得翻来覆去睡不着,一不小心还碰倒了床头的煤油灯。”

    段正映叹了口气,接着说:“刚上山的时候,最怕的就是夜里听到时有时无的爆破声,总会被吓得一夜不敢合眼。后来,我大着胆子找到了声音的源头,原来是竹子的爆破声。竹子爆破通常发生在雨后天晴的头一天晚上,掌握了自然界的变化规律,也就不足为奇,不足为惧了……”

    段正映话音刚落,瑞大爷便接过话茬说:“山里天高云淡,空气清新,最满意的是阳光出得早,落得迟,冬天霜不大,很温暖。在山里清静惯了,回到坝区后,常感觉不习惯。另外,老段年纪比我们大,不放心让他走夜路,我们哥几个就经常到他这里来串门,尤其是他儿子腿受伤那段时间。我们知道他记挂着儿子又不能丢下蜜蜂回去时,就每天晚上打着手电到他的山房来,陪他烤火、煮茶、喝酒、聊天……”

    听着两位伙伴的叙述,刚从固东镇山头搬来界头定居养蜂的黄大爷憋不住了,在一旁高声念道:“界头是个好地方,前有山川后有江;四季常青风景好,绿水青山蜜生香;清水河是个好地方,左是云崖右是江;河清海晏山水秀,荒山穷村变富乡……”

    时间在几个老伙伴的闲谈中逝去,映着红红的火塘,可以看到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伙伴们满脸的快乐。作为孤独的守蜜人,坚守带给他们最多的仿佛是乐趣,养蜂守蜜的辛苦他们似乎从未感受过。当我们围桌而坐,品尝蜜汁蘸香橼、蜜汁蘸核桃时,还有这样一群守蜜人,是他们的坚守和付出,让我们尝到了深山里的甜蜜。

    本报记者 崔敏

    通讯员 蔺应菊 蔺应芬 摄影报道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