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1年03月29日 星期一
第A15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1年03月29日 星期一
往 事
故人西去

    □刘艳军

    高中毕业二十余年了,昔日的同窗怀着梦想各自分飞,天涯海角,谁都没有停下来回头望望的闲暇。只有到年终岁末或是清明雨下,才忽然忆起,有些同学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人生无常。高中毕业时的同班同学,40来号人,而今竟有4个离我们远去。在初春的微风细雨中,一些碎片穿越时空,飘落在眼前,像残损的书页。

    梁奕,瘦弱娇小的女生,腿有点跛,英语学得很好,月考经常超过我。我们都是同一个镇的人,我在八村,她在九村。放月假的时候,我们时常会约几个顺路的同学一起步行回家。二十几里的路,翻山、过河,一路说个不停,说同学,说老师,也说家里的牛羊和稻谷,说我们简单而清纯的青春生活。夏季,到处洋溢着蓬勃的生机,绚丽的花朵和青涩的野果漫山遍野。男生像猴一样蹿上山坡,呼啸着采摘。没有口袋装,就脱下外套来,把两个衣角一系,两个袖口一扎,就是一个大麻袋了。大家坐在山梁上,头发里插满喷着香气的野花,嘴里嚼着酸酸甜甜的野果,高兴时,还放声吼几句叶倩文的歌:“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恩恩怨怨,生死白头,几人能看透……”梁奕说:“几人能砍头?”于是大家开怀大笑,继续赶路。我们让梁奕走在队伍的前面,她的腿脚不太方便。过了狮子桥,该分路了,梁奕轻柔而客气地说:“我走这边,你们慢慢走啊。”

    我还在西安读书的时候,听同学信里说,梁奕因病做手术,未成功,不久就死在村里了。

    谢洪泉,金桥乡人,腼腆而善良的一个男孩。1995年7月在县城参加高考时,我们两个住同一个房间。考试的间隙,我们也去打台球。他的技术比我好,我常常输给他。他只是埋着头尽心尽力地打,不怎么说话,就跟他埋头读书时一样。旁观的同学看着实力相差太大,对谢洪泉说:“让10分,让10分。”谢洪泉笑着说:“好,让10分。”

    高考结束等待放榜的日子里,我和金桥乡的同学去过他家,可是他不在。我们把一些糖果留给他母亲就走了,此后竟没有再见。

    我在西安读书生病的时候,他寄来了100块钱,辛苦打工赚来的。我毕业之后到广东谋生,他给我打过一次电话,求我帮忙找份工作。我说广东打工也不容易了,不好找,工资也很少。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后来得知谢洪泉肝癌去世了,留下妻子和一个女儿。每当想起这些事情,我心里就非常难过和愧疚。

    杨文波,也和我同镇,他家在镇上开了个小卖部,有个哥哥在小卖部里修理电器。因为和杨文波是同学,我家的黑白电视机坏了都是送去让他哥哥维修。

    高三的时候,杨文波坐在我前面,戴一副深度眼镜。眼镜取下的时候,鼻梁两侧现出两个墨绿色的深坑,煞是吓人。虽说他家开了个小卖部,但经济状况似乎并不好。“嘣嘣车(一种载客三轮摩托,跑起来“嘣嘣”响)”可以开到他家门口,但为了节约几块钱车费他也常和我们一起走路回家。

    2001年,我回老家的时候在城里见过他,隐约记得他说在一家国营工厂里做事。他有点忧郁地说,收入不大好,不过还没到从家里拿柴拿米的地步。后来听说他娶了个藏族女孩,估计是在阿坝读书时认识的。有一年,母亲打电话跟我说,上次赶场还和杨文波聊天呢,下场再去的时候,花圈就摆在家门口了,上面确实写着“杨文波”。

    秦雯,一个漂亮的女生,高三时坐在我的后排,文娱委员,歌唱得很好听,婉转悠扬,百灵鸟儿一样的。高三那年,晚自习正式开始前的半小时是唱歌时间,一周大约一半时间是如此。教大家唱歌最多的自然是秦雯,李学斌、陈建和我偶尔也客串一下。我那时候教大家唱邰正宵的《千纸鹤》、孟庭苇的《无声的雨》,感觉还挺好的。人到中年,回想起来,那时我们都是绿叶,只有秦雯才是一朵鲜艳的红花。从她白皙的脖子里飘出来的歌声,也像花一样,葳蕤而芬芳,在我们的记忆里永开不败。

    白天的自习课,秦雯有时也轻轻地哼着歌,《小芳》啊,《忘情水》啊,《外婆的澎湖湾》啊,等等。听说老师找她谈过话,叫她不要唱,说影响同学学习。可是我,在她的前排,沉浸在如梦如幻的歌声中,度过了甜蜜而幸福的高三时光。

    2005年夏天,我回老家,在母校任隆中学的门口遇到了秦雯和她的丈夫。她看上去成熟了很多,脸上明显搽了粉,依然很漂亮。大家停下来就寒暄了几句话,不过两分钟时间。十年不见,彼此都生分了,我的心里油然而生一种苍凉的感觉。

    有一年秋天,同学说,秦雯和她的丈夫遭遇车祸,双双去了。那场车祸,让我们的百灵鸟儿永远停止了歌唱。不过,任凭春秋代序,韶华似水,她的青春的歌声始终在我们的生命里回响:“我多么希望,你不曾离去;我多么希望,爱情再继续;我多么希望,我们能再相聚。我多么希望我多么希望,能再遇见你……”

    春分已过,清明抵近,暮雨潇潇,潇潇暮雨,一点点洇湿我尘封的记忆。在遥远的异乡,我为西去的故人点亮香烛。借着星星点点的光亮,我努力地寻找那些在我的生命里开过的花朵。感恩那些花朵曾经在我的生命里盛开,留下永不消逝的馨香。此岸彼岸,祈愿安好。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