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1年03月29日 星期一
第A15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1年03月29日 星期一
人 物
母亲病了

    □ 施崇伟

    父亲在电话里哽咽着:“你妈妈……病了……在医院……”要强一辈子的父亲难有这般低沉的腔调。

    我火速驱车近百公里赶往医院,第一时间找到医生询问病情。我从医生办公室出来,看见站在门口的父亲红着眼眶。我握住他的手,发现他的手一直在颤抖。病床上,母亲躺着,脸色苍白,左手腕上扎着输液的针头。见我来了,她欠欠身子,想要坐起。用力把右肘强撑在床上,我扶着她又平躺下去,然后给她讲着医生告诉我的情况。我说了一大阵子,母亲似懂非懂地应答。后来,她低声吱唔着说:“能治好吗?”她似乎在与生命作一场较量了。

    我握着她的手,软软的,依然暖和。我控制不住地难过和心酸:病中的母亲,真的老了!

    母亲是我们家的魂。年轻时,父亲工作在外,她独自撑起一个大家,张罗着婆媳、姑嫂、叔嫂的家庭和睦,拉扯三个儿女的成长。我少年时家里的日子极为窘迫,但母亲节衣缩食让我们兄妹读完了高中、中专。我在外上学和工作期间,每次回到老家,见到的都是她灵动而忙碌的身影。我们成家后,母亲轮换着在各家带孙持家当“保姆”,到我也渐老,一幅退休状态的休闲了,她一来我家就进菜场、入厨房,不便的腿脚依然忙里忙外。脑海里,浮现出母亲行走的脚步总是在小跑;连说话时,也是快人快语。即使偶尔生上一场小病,出了医院,又精神十足,不时还和父亲一道,与一群老人同学聚会,背上行囊参与一场“夕阳红”旅行。

    母亲75岁了,感觉她还没有到老的时候。我们兄妹有各自的家庭。父母为了不给子女添麻烦,就一直单独居住。我们偶尔回家,看到的父母总是快乐而且还算硬朗。他们永远都能记住每一个儿孙的生日,那也是他们轮流到各家的日子。无论是到哪一家,他们自己坐车来,来了就开始买菜、做饭,把孩子们的每一个生日都经营得有滋有味。他们,哪里有年老的迹象?

    我安抚了母亲,让她睡去。然后悄声问起父亲他们平常的日子。其实,近几个月来,母亲就越显虚弱。腿在浮肿,已经不敢多走路;腰颈的疼,常常夜不能寐。那期间,我时常打回电话。电话里,他们传递给我的声音,没有叹气和呻吟。他们告诉我,他们在茶馆下棋呢,或者他们在滨江路上散步。其实,好几次,老俩口都是在病床上给我制造假相。

    母亲老了。目光已显出迟钝,和她说着话时,表情一脸茫然。医院给她作了全面检查。母亲的糖尿病出现多个并发症,视力严重下降,脚趾的知觉近乎麻木。如再不控制就可能……

    这样的情形,我不敢描述,我不敢想像那一天会在我的内心深处掀起何等悲凉的风暴。

    一生的艰苦劳作和省吃俭用,母亲像一台长久运转缺少保养的机器,到了晚年落下了这么多病。这不仅是身体的痛,也是心灵的痛。即使她和父亲渐渐老去,老俩口仍然坚挺着,从不向儿女诉苦,从不让在外头工作的儿女担心和分心。他们,用隐忍和坚强,在故乡的斜阳里,弹奏着一曲可怜天下父母心的夕阳唱晚。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