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1年03月30日 星期二
第A08版:观察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1年03月30日 星期二
用体育破解“三点半”难题
云南两所小学的困境与自救


运动会是德钦二小最热闹的节日之一


拉姆上5年级那年,一脚踢穿广告牌。

    3月,记者采访了云南两所小学。两校相隔691公里,一所在城市,一所在农村。海拔、生源、条件等都不同,但相同的是,两名校长都选择了用体育来突围学校“困境”。

    昆明市盘龙小学

    思路明确 体育课就是主科

    50岁的高辉,是昆明市盘龙小学校长,从事小学教育31年。2020年秋季,她开始尝试解决困扰城市家庭的“三点半”难题。三点半,孩子放学,五点半,家长下班,娃谁接?这一尴尬的时间差似乎成了无解的矛盾。请校外托管机构接,家长担心人身与食品安全;老人接,无法常态;家长接,要么得全职在家,要么需请假早退。父母希望学校接盘,但老师有苦。

    虽然教育部门一直倡导学校自主破题,但方法不多。怎么解决这一民生痛点,高辉想到了用体育。

    她在三点半后大力推动特色体育课,可选择的项目有十多个。主校区占地面积小,她就因地制宜,选择简便的锻炼方式。为使家长放心,学校买齐了保险,并引入了靠谱的第三方力量“云南省学生体育协会”,这是教育部门和民政部门认证、备案过的机构,正规、专业、学费便宜,专业教练与体育老师搭档,不仅提高了体育老师业务本领,也有了安全双保障。

    高辉思路明确,体育课就是主科,她不仅处处给体育老师“撑腰”,还给孩子布置体育家庭作业和假期作业。她认为体育与孩子视力有正相关性,三点半后在户外的阳光下锻炼,能有效防止近视。既学到了体育技能,锻炼了体魄,还能保护眼睛,一举三得。

    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二小

    “大力金刚脚” 一脚踢穿广告牌

    与盘龙小学的“三点半”突围相比,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第二小学(下称“德钦二小”)用体育破解的是农村孩子的“情感安放”问题。

    50岁的格桑尼玛,是德钦二小校长,从事小学教育30年。这所只有10年校龄的寄宿制小学,被他打造成了云南有名的足球、篮球特色校,特别是足球女队以“大力”闻名,队员的射门能踢穿广告牌。但学校这些成绩的取得也并非刻意为之,而是水到渠成。

    人们已淡忘了2019年8月19日那场决赛的过程,却记得拉姆这一脚。赛前训练,拉姆在禁区练射门。她起脚,抽射,“嘣”!球没进网,可皮球却像炮弹般飞向底线后的广告牌,卡进了3厘米厚的塑料板里。

    这一幕很快成为焦点。对方教练开始布置战术,让队员主要盯防拉姆,但要注意安全。怯怯的拉姆问教练扎史罗丁,需不需要赔,赔多少?罗丁安慰她,这是个意外,组委会不会追责。

    那场比赛,德钦二小3:1战胜对手,捧起了云南省校园足球小学女子组冠军奖杯,拉姆打进两球,获评“最佳球员”。

    当时还是替补的斯那吾姆记忆犹新:“拉姆姐成了偶像,大家都找她签名拍照,叫她‘大力金刚脚’,我们都引以为荣。”

    2020年,因出色的足球技术,拉姆被德钦县中学“抢”走。斯那接过了德钦二小女足队长袖标,“我想再次走出大山,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德钦二小因足球一战成名。一年后,他们又在篮球上发威,拿下了姚基金举办的希望小学“三区三州”篮球赛亚军。“传言最甚时说我们的孩子天生神力。”罗丁喜欢这些江湖传说,这让学校带有一丝神秘。

    荣誉背后 全校大力开展体育运动

    只有校长格桑尼玛知道,荣誉背后不是神力,而是体育,是塔基的托举,才有了塔尖的成绩。

    德钦二小位于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奔子栏镇。校园建在半山,从大门到教学楼,得先爬一个陡坡,上135级台阶,才能到操场。每间教室的窗外都能看到奔腾的金沙江水。全校868名学生99%都是藏族,家最远的离学校200多公里。孩子每年寒暑假回家两次,平时跟老师一起住校。

    “集中办学和寄宿制有它的好处,但孩子会缺少亲情陪伴,这需要老师当好‘校园家长’。”格桑说。

    德钦二小最近在搞“厕所革命”。寒假里,校园公厕由水槽改成了蹲坑,放假回来,孩子们得适应手纸入筐、按阀冲水。

    对于刚入校的新生来说,他们得从擦屁股学起,还有洗漱、擦护肤霜、叠被、洗衣、洗碗。“入校前,有的孩子脸皲裂得像被风吹过的面团,现在他们的皮肤是光滑的,每个寝室睡觉前都是香的。”生活老师康珠次木指着八人一间的宿舍说。

    只需一个学期,一年级的娃就能具备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但格桑发现,不少孩子因为想家、语言不通,腼腆内向、不爱说话。为了让他们打开心扉,尽快融入集体生活,格桑决定全校要大力开展体育运动,且每个老师必须参加。

    神奇的事发生了。每天的晨跑、跳绳、锅庄让刚入校的孩子很快熟识,交上了新朋友。运动会上,为给班级争光,孩子们浑身透出自信与不服输的劲。当校队拿了荣誉凯旋,全校师生敲锣打鼓迎接,大家眼里写满尊重与信任。最主要的是,孩子们性格开朗了,饭量大了,体格壮了。

    “我没想到,体育成了这些寄宿生的精神世界,也成了他们健康体魄的守护神。”格桑说。

    牦牛骨汤 “算是孩子们的唯一补品”

    上午6点10分,校园广播开始播放《歌唱祖国》,所有寝室亮灯,孩子们陆续出门,走向操场。格桑站在低年级宿舍楼外,弯着腰,盯着孩子们的脚。看到鞋带没系好、鞋扣没粘紧的,赶忙叫住,给孩子整理。

    6点20分,全校早锻炼开始,孩子跑前,老师垫后,嘹亮的“121,121”回响在星空下、金沙江畔。

    足球队员比其他孩子起得更早,这是他们一天四练的开始。罗丁吹着哨,领大家做折返跑。去年因为疫情,全省校园足球赛停了一年,今年球队的目标是卫冕。“每天三小时的训练量摆在这,好成绩是水到渠成的。”格桑现在急需的是专业教练,他想拔高孩子的技术。

    6点40分,孩子们奔向食堂。馒头、牛奶、鸡蛋开启一天的能量摄入。满头大汗的足球队员在一口大盆前排起了队。“校队体力消耗大,这是给他们熬的牦牛骨头汤。”格桑给拿着纸杯的孩子每人盛了一勺。

    “每个娃每天就9元伙食费(注:高原农牧民子女学生生活补贴),校队120个娃需要额外营养,怎么办?”格桑想到,藏族老人关节痛,会去喝牦牛骨头汤,敲碎骨头,流出骨髓,小火慢熬,营养滋补,价格便宜。“这算是孩子们的唯一补品。”他说。

    10点大课间,师生齐跳由锅庄改编成的广播操。德钦二小没有午睡习惯,中午一个小时也用来运动,校队训练,其他孩子则跟老师玩跳绳和篮球。晚上6点到7点,校队最后一练。晚9点全校熄灯。

    格桑最想送给孩子的礼物是体育记忆和体育故事:“也许是足球场的跑道、每天必爬的135级台阶、锅庄、牦牛骨汤;也许是篮球场、足球场上的球衣号码,校运会纪录册里的名字。”

    但格桑忘了最重要的一点,这六年里,除了体检,教学楼一楼一隅的校医院是孩子们最少去的地方。

    新华社记者 岳冉冉

    通讯员 扎史罗丁 摄影报道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