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1年03月30日 星期二
第A15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1年03月30日 星期二
世相
“暗示”之病

    □ 霍寿喜

    前段时间,老感觉头晕、心慌、胸痛,到医院量血压、做心电图,却一切正常。给我看病的老医生很有经验,他说我没有什么器质性、功能性的病灶,只是心理素质不好,老想着自己有高血压、心脏病,植物神经和大脑皮层功能就失调了,便出现了“病”症。老医生还笑着说,这其实就是所谓的心理“暗示”。没病,我当然很高兴。感谢了几句,就步出诊室。

    果然,一连好几天,身体一切正常!几天以后,因一些小事和太太发生口角,我又出现心慌气短的症状了。再步入医院,仍找那位老医生,请求他给我开一些治疗神经功能失调的药物。老医生倒也好说话,给我开了些药,说吃吃看,没效果再来。

    还别说,这药真管用。连续十多天,我都没有那些“失调”症状了。再后来,我就渐渐停药了。上个星期,因为评优的事,和领导顶了几句,我的老毛病又犯了。好在药还没扔,我就继续吃药。这回怪了,感觉药物没什么作用了,胸口总像有一个东西在抵着,好痛好痛。吃了两天药,“病”症依然在。还得去医院找那位老医生!

    在医院门口,我遇到了昔日的邻居梅嫂,见她满脸忧郁,我当然要问,原来是她丈夫老邢得了癌症。说起来,老邢只比我大五岁呵!我劝慰了几句,梅嫂的情绪似乎好了些。话也多了起来。她用手指着我的额头,问这儿怎么有一个小肉瘤(其实是个大痦子)。我说从小就有,没事的。梅嫂就劝我当心点,说她家老邢身上也长了个大痦子,这大痦子后来破了(其实是癌变信号),因为太大意了,发现癌症时已是肺癌晚期……

    真是碰上了灾星!接下来,我就开始担心自己额头上的大痦子是不是也有“癌变”的可能。我在家上网查资料,寻找痦子方面的信息。上班时则喜欢聊雀斑、痦子一类的话题,尤其喜欢问“大痦子是否会癌变”及“是否会引发肺癌”,弄得几位和我一样长有大痦子的同事,个个都不愉快。反观我自己,头晕、胸痛的老毛病反倒都没有了。又到医院找那位老医生咨询,老医生真的乐了:你这几天都想着痦子了,想到癌变,哪里还会有什么晕呵痛的!

    虽然头晕、胸痛的毛病没有了,但额头上的大痦子会不会癌变,也弄得我几晚上都睡不好觉。幸亏几天后单位组织全体职工体检,我在B超室、心电图室检查时都比较轻松,唯独在X光胸透检查前比较紧张——我真的害怕会像老邢那样……

    因为体检的人多,而放射科只有两名医生,为了节省时间,医生就当众作出这样的“规定”:排好队,一个接一个地进去拍片子,如果发现有问题,医生就喊这个人的名字,否则,胸透就没有问题。

    排队拍片子的人一个接一个地进去,又一个接一个地出来,医生并没有喊谁的名字,这也给了我一个暗示——我也将这样先进去再出来。

    果然,我进去后,站在X光机前,十秒种就拍完了片子,然后就匆匆向门口走去,眼见着就要步出放射科大门了,突然听到喊我的名字的声音,我一阵慌恐,两腿发软,眼睛发黑,虽然也应了声“我在”,但声音明显有些颤抖。不过,看到喊我名字的人之后,我就突然乐了起来——呼我者,文友刘大彪也!

    原来,刘大彪上午陪母亲到医院看病,正好看到我从放射科出来,就大声喊了我的名字……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