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1年04月23日 星期五
第A04版:话题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1年04月23日 星期五
他站在东方书店憧憬纸质书的未来

    人物访谈

    “纸质书是感知式阅读,触觉、嗅觉、空间感和在场感同时具备的一种立体阅读。”

    4月16日,第七届中国数字阅读大会上发布《2020年度中国数字阅读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数字阅读用户规模为4.94亿人,人均电子书阅读量9.1本,人均有声书阅读量6.3本,人均纸质书阅读量6.2本。

    “为何阅读者还需要纸质书?实体书店为何吸引人?”这是东方书店主理人李国豪被问过最多的问题。他与东方书店的故事,要从一通电话开始说起。

    书店“从理想主义开始”

    “文明街上的东方书店要在旧址重开,你有没有兴趣?”接到王正乾先生的电话前,李国豪刚刚辞职,正要蹚入自媒体公众号的热流中。但是,这通电话让他的这条职业道路戛然而止,梦幻般地开启了另一个梦想:开家书店。

    理智告诉他,在这个时代开个书店,养不起书,也养不活自己。接到电话的当晚,李国豪和朋友沿着盘龙江走了3个小时,进行了一场思想交流:“一个从民国时期走来的老书店,它应该是什么样子?”“要有老书。”“一个昆明本地的书店该卖什么书?”“本地作家和关于昆明的书都要有。”“东方书店要有什么样的态度?”“‘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

    提问、回答间,他们碰撞出了东方书店的雏形。

    理想主义确实和东方书店非常契合,李国豪毫不讳言,书店从理想主义开始。尤其是在通过王正乾接触到东方书店店主王嗣顺的女儿王润裳女士,听她讲述了东方书店的故事后,更坚定了他们用“理想主义”来定义的这一次的“书店冒险”。

    书店成时空转换的载体

    站在东方书店,看着批注满满的二手书和精心保护的线装书,书店成了时空转换的载体,现代的读者仿佛能够在这里,与大瓦数灯泡下、孜孜不倦的联大师生相遇,与薪火相传重逢。“我们保留下来的,不仅仅是书店的外观,更是它的精神内核。”王润裳告诉李国豪,东方书店曾因卖出一整套4000多册的《万有文库》一举成名,传为佳话。如今,陆续回收的部分《万有文库》出现在东方书店,一点点找回当年“佳话”的影子。不仅如此,书店里朴素得只有书,绝大部分书籍都没有塑封,读者可以随意取阅,上新的书包着塑封,如若读者想要阅读,咨询店员后,店员可以为其拆封,读了之后,不买也没关系。

    东方书店里新的相遇也在上演。三毛的书迷在这里听她的挚友薛幼春分享往事,于坚、韩少功的新书发布会放在这里举行,国外的诗人走进东方书店,评价这里透着一丝“莎士比亚书店”的气息。不管是名人大家,还是爱书的读者,会被书店厚重的“文气”而非文艺吸引,也对它的存活无比关心。

    纸质书是一种立体阅读

    “在电子设备上阅读,是一种平面化的阅读。纸质书是感知式阅读,触觉、嗅觉、空间感和在场感同时具备的一种立体阅读。”在李国豪看来,一本装帧设计、内容上乘的纸质书不仅仅是传递内容的工具,更是一种审美与情绪交融的表达。就像诗歌,排版考究、上下留白的视觉语言,为诗歌营造出了画面感和节奏感。“如果诗歌只剩下文字,那它就失去了阅读的韵味。”

    他相信,只要电子设备能够让阅读变得有“纸”感和质感,那纸质书真的可以消亡。但不是现在。

    在他看来,阅读者不能光想着把书堆高,而要选择阅读什么书,实体书店至今于世存在的意义,就是这个。“我们想为不同年龄、不同阅读诉求的人提供‘书单’。”东方书店想要用心做好书单,也正朝着它的目标“莎士比亚书店”靠近。

    在书店里忙碌,看着文明街上人来人往,李国豪已经不会被多年前看到的一段评论中国人文化差距的言论刺痛。如今,社会倡导全民阅读,各种形式的实体书店挤占了娱乐城、按摩店的空间,越来越多的人走进书店挑走好书,“只要买书的人还在,书店就能活着。想到这里,就会觉得,开书店,真美好。”李国豪说。

    本报记者 闵楠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