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1年06月10日 星期四
第A14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1年06月10日 星期四
记忆犹新
威远街

    □龚秉深

    威远街,1821年,满清政府在街的西段建藩台衙门,故称藩台街。东段名白鹤桥,因桥而得名。1912年,以“衙门威震远方”之意统称威远街。

    昆明城中心地带的威远街,西边对着光华街,与正义路贯通;其东边则直通青年路。东边街口是金鹰购物中心A座、云坤大厦,西边街口是具有欧陆建筑风格的华夏银行昆明分行和珠宝商城,中段有端仕街和象眼街,另有青龙巷、财盛巷、云兴巷。东边与护国路和青年路相连。

    1943年,我8岁,住在威远街青龙巷2号。巷口是原云南省主席龙云的公馆(今龙园)。1941-1944年那段时间,日本飞机经常骚扰昆明,实施狂轰滥炸,昆明市民不得不经常跑警报。1943年6月18日,日本飞机飞临昆明上空,先是一阵机关枪扫射,继而投掷炸弹,昆明城上空顿时浓烟滚滚……

    带着全家人跑警报的父亲,心急如焚,一直站在村头高坡上瞭望,急呼“糟了,大东门一带被轰炸了!” 都等不到警报解除就急忙往回赶。城门一开,他第一个就冲进城,直奔威远街。当父亲来到青龙巷口时,被眼前的惨象惊呆了,只见我们的家(2号院)竟成了一个大弹坑!一户坐北朝南,正房明三暗五间,东西两侧的厢房各两间;南面墙下是一个花坛,种有桂花、山茶花和珠兰等花木;天井是青石板铺就的四合院,已荡然无存,只见遍地瓦砾,弹坑中还冒着青烟。“家毁了!家没了!”父亲喃喃着,禁不住泪水横流、悲从中来,目之所视,遍地狼藉,他既痛惜刚刚置办好即将到外地赴任的行装,更心疼他从武汉运回的那几箱书籍、资料和名人字画,此刻全都化为灰烬。

    等到警报解除,我们一家老小七口人返回城里,来到青龙巷口时,面对一片废墟,全都哭泣不止。我们的家完全被炸毁了,就连巷口对面龙公馆的院墙也被炸塌了,只见门帘、窗幔在风中飘曳不定,木器燃烧着,冒着浓烟……全家人就这样坐在弹坑边嚎啕大哭,直到天黑了,姨妈得知后,连忙赶来把我们接到她家里安顿下来。

    时光流转,人民当家做主。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威远街仍保留着原有的格局和风貌,沿街都是商铺,售卖日杂用品、畜禽肉蛋、土特产品等等。上午人头攒动、熙来攘往,好不热闹,中午稍微清静一些。旧时的藩台衙门改为了省财政厅。中段有一条横街叫端仕街,店铺不多,但有一家小锅煮品店非常有名,专门卖小锅米线、卷粉、饵块,尤其以小锅米线、小锅卤饵块最受人们喜爱。店面不大,当街只有两间铺面,一排锅灶,炊烟缭绕。食客们排队购买后,各自端着碗,或站着或蹲在店前的街边就大快朵颐。若想坐着吃,必须进到店铺后面的小院里才有凳子可坐。由于价廉可口、经济实惠,所以食客盈门,生意十分兴隆,美其名曰“端仕小锅”。

    目前的威远街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省财政厅旧址上已建成22层高的金融大厦,对面是具有欧陆建筑风格的银行,青龙巷已变成了菜市场。原巷口龙公馆旧址上建起一幢27层高的商务、民居兼容的豪宅——龙园。原来东段的南昌街已不复存在,现直通南屏街、护国路和青年路。

    威远街的中段有多家金融机构和单位,已成为金融业较为集中的地段。街上还有各种商铺,白天夜晚都热闹非凡。

    (作者原工作单位:官六中,86岁)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