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1年06月10日 星期四
第A14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1年06月10日 星期四
峥嵘岁月
想起当年小升初

    □王家凯

    又是一年升学季。小升初、中考、高考,牵动着千千万万学子的心,也牵动着千千万万家长的心。侄孙女今年要参加中考,离考期还有两个多月,侄子便在家长微信群里看到了老师发出的微信,希望家长到时能为考生“陪考”,以便减轻考生的压力。在外打工的侄子只得提前规划,到时请假去“陪考”。

    巧合的是,侄孙女读初中的地方是我当年读高小的地方,中考的地方也刚好是我当年参加小升初考试的地方,我便联想起六十多年前的小升初考试。

    1957年夏天,小学毕业的我与同班同学一起在班主任刘老师和少先队辅导员袁老师的带领下,前往二十五公里外的县二中参加升学考试。那时,老家还不通公路,同学们各自背着一点简单的行李,靠双脚翻山越岭,前往考点。这是我第一次走这么远的山路,离考点还有四五公里时,我双脚沉重,渐渐落在了队伍后面,尽管紧赶慢赶,与大家相距还是有四五十米。

    正当我有些体力不支的时候,只见右前方的岔路上也走来了一队人,那是相邻乡另一所小学的毕业生。两校老师彼此都熟悉,学生中也有认识的,会合后,便一起在路边休息,相互交流情况。我很快就赶上了队伍。休息了一会,两校师生有说有笑一起前往考点。

    这是一次热闹的考试,集中参加考试的共有七八所小学的毕业生,考生有三四百人。考试结束后,还组织了联欢会,各所学校都出演了文艺节目。在从考点返回时,正是山上杨梅成熟时,男生们离开山路,争先恐后地爬山摘杨梅,自由自在地享受大自然的馈赠,欢声笑语在大山间回荡。

    对我来说,这次考试是人生的重要转折点,但当时并没有这样的认识。第一次下发录取通知时,没有我的名字。考上考不上也无所谓,也没有补习一年接着再考的打算。直到要开学了,第二次下发通知,我才被录取,我的求学之路得以延续。

    六十多年弹指一挥间。如今,求学路上,走着的已是我们的孙辈。侄孙女要参加中考,一位侄孙子则要参加高考。他上高中的学校,正是我当年读初中的二中。我曾问即将高中毕业的侄孙子,在二中读了三年书,有没有去二中附近的那些山上玩过。他说:“没有。”这让我很意外。我在二中读了三年初中,学校周围的那些山、那些水,以及那些村寨,不知去过多少次,有时是劳动,有时是上山采野果、拾菌子。

    六十年前,我们用双脚步行到考点。六十年后,孙辈们乘车到考点。六十年前,我们上初中时,晚自习用的是汽灯或小油灯,如今,孙辈们上小学或初中用的都是电灯。现在的学习条件与当年相比,不知好了多少倍。条件好了,但考试要家长“陪考”,学生只管读书,对学校周围的山川一无所知或知之甚少,这倒让我有些意外。

    (作者原工作单位:省交通运输厅信息中心,76岁)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