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1年08月11日 星期三
第A15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1年08月11日 星期三
人物
记住名字

    □ 苦李

    每个人都挺在乎自己的名字,至少从以下两点可以知道:一是“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说法得以流行,二是不见得有人喜欢自己的名字被写错叫错。

    记住一个人的大名,叫得出其名字,人家觉得你眼里有他,甚至有那么点重视他,自然反过来对你多少生出一些好感,从而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我是教书的,肯定希望熟记学生名字。刚参加工作时,三五天之内,就叫得出两个班所有学生的名字。经常不带姓,只呼其名,志强、振海、琴仙、玲亚……显得亲切。现在上了年纪,记忆力减退,记名字变得困难。默默无闻,不显山露水,这类学生的名字不容易记住。有的学生,长相也差不多,以致好长时间下来,还傻傻地分不清谁是谁。

    不过目前正在教的八十个学生,虽然接触时间不算长,我倒是用心记住了他们的名字,知道哪个是哪个。

    一个刚换工作环境的朋友跟我说,有几个新同事名字十分近似,好不容易想起其名,却不敢叫出口,怕记错了。

    有些名字区分度确实不大。我微信好友里,有红霞,也有霞红,有玲丽,也有丽玲。犹记得在签名本上题写丽玲女士的芳名时,小心谨慎,唯恐写反。

    我参加工作之初,在乡下小地方教书。连续三年,带不同年级的三个班,均做班主任。说重点:三个班都有一个名叫沈国良的学生。就这么巧合,就这么神奇。第四年依然做班主任,总算不再有沈国良同学。

    说一下第一个沈国良。教室北窗外,是水泥白场,有村民在杀猪,上课铃早响过了,他还在热情围观。此情此景,其他同学通过窗户,可是一览无余。年轻的班主任担心有人学样,就来到白场,试图把他拉回学校。小男生嫌我扫了其兴致,顿时火冒三丈,就地捡起半块砖头,举过头顶,要砸向我……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小学和初中均实行留级制度,好像是有名额的,反正,后来我让学业不佳的他留级了。若干年后,在公园邂逅,国良很客气,帮我女儿买了一张坐儿童游乐车的票子。话说当年,看杀猪对一个初二男生的吸引力远远大于在教室学习,做班主任的,到底要不要赶紧把人家请回课堂?他这么感兴趣,或者索性让他看完?

    目前我教的某班,四十一个学生,名字里有个字读音为“yi”的,多达十三人,分别为:溢笑、逸飞、钱燚、依婷、依璐、依恬、思依、怡宁、佳怡、嘉忆、佳奕、奕超、奕睿。是不是有点绕,有点晕?一大把年纪的我,居然一一记住了,看到人,能叫出其名。要知道,另一个班还有一凯、一琦、静怡、婧怡呢。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