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3月19日 星期二
第A11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3月19日 星期二
人物
门卫小记

    □ 杨泽文

    很清楚地记得20年前的某一天,我到城里的新单位报到时,首先迎接我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门卫。这个守门老人姓古,矮个子,六十岁上下,我叫他古师傅,别人叫他老古。他除了负责看守大门之外,还要负责单位的信件收发。由于我的来往信件较多,因此几乎每天都要到他居住的门卫室一次。我一声“古师傅”,他就微笑着将我的信件递给我,同时递给我的还有一支圆珠笔和一本登记簿让我签字。

    对于少言寡语的古师傅,除了知道他是一个没有儿女的外地人之外,其他就不知道了。直到5年后古师傅主动离开单位门卫室时,我也不知道他更多的情况。

    接替古师傅做门卫的是一个姓李的高个子男人。我叫他李师傅,别人大都叫他老李。老李只是显老而已,其实年纪还只是五十出头。据他说自己喜欢在家看书,不大爱劳动,跟老婆孩子的关系有点紧张,便进城做了门卫。我每天到门卫室取信件,只要是有稿费单,李师傅就少不了感叹说还是写文章好啊,写了还有稿费呢,而我却只会看书,看书还得花钱买(书)呢。而我则笑着安慰他:看书是一种轻松享受啊,可写文章还要伤精费神呢,你看看我最近的头发是不是又掉了不少。李师傅便凑近仔细看了看,然后肯定地回答是掉了不少,接着提醒我要悠着点写啊,不然头发会掉光了的……

    知道李师傅爱看书,我就好心给他找了一些书看,结果反而害了他。原因是他在门卫室看书太投入了,便放松了对进出人员的注意,结果院子里的自行车接二连三地被人偷走,以致职工对门卫的意见越来越大,单位领导便决定予以辞退。李师傅离开时对我说,喜欢看书是做不好门卫的,看来还是回乡下老家好啊,农闲时节可以尽情地看书,没有人管你,最多是老婆孩子埋怨几句。我微笑着说也是,可心里则有几分愧疚。

    接替李师傅的门卫姓张。我叫他张师傅,别人则先叫他老张,后来都改口叫张师傅。张师傅个子不高,一脸严肃,还常摆着一副不大好看的面孔,几天都难见他一笑。张师傅还有个老伴,姓何,总是一脸和气,说话快人快语,还伴随着爽朗笑声,与张师傅形成鲜明的对比。这一对老人,原是一家国有林场的职工。据张师傅的老伴说,她是林场食堂的炊事员,老公是林场的伐木工。两人工作了快30年后,国有林场改伐木为种树,还进行大量裁员,自己和老公都被裁掉了,每个月只领取很低的企业退休工资。由于儿子来到城里打工,老两口也只好来城里做门卫。

    张师傅虽然不大做事,但做起事来却让人刮目相看。一墙之隔的单位要修建大门,不方便人员出入,便想在隔墙上打开一个缺口,借我单位的大门出入。我所在的单位考虑到这家隔墙单位人员复杂,便不同意。可这边不同意,那边却找几个人来强行凿墙了。单位领导去制止,可对方依旧凿墙不断,很快白墙上就凿开了一个大洞,凿墙的一个人刚从大洞里钻过来,不承想被早已气坏了的门卫张师傅一个棍棒就要打下去,吓得那人哎哟一声就缩回了头,那边的人见这边的老汉要打人了,就纷纷钻过洞来围攻张师傅,可不出几个回合,几人就蹲在地上认输了,最后还听从张师傅的话把打开的洞口补好。从此,单位里的职工怀着敬意,对门卫老张改口叫张师傅。

    两年后,张师傅突发脑溢血病逝,他的老伴也随后离开了门卫室,说是去帮儿子照看孩子。我们的单位也随后进行了搬迁。

    现在的单位门卫,早已换成了由保安公司调派的统一着装和定期更换的保安;他们干的依旧是门卫活,但却让人难以记住一张面孔……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