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5月16日 星期四
第A15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5月16日 星期四
人生絮语
读书深处意气平

    □旦永元

    在阅读时,我讲求一种意境,尤其是在阅读传统的纸质书籍时,我会用红色笔在书上做若干记号,画一些杠杠、做一些眉批之类,所谓“不动笔墨不看书”。有时还会将自己认为书中写得比较精彩的地方折上,方便以后翻开记得那个最出彩的段落与句子,而那些已然发黄、颇有年代感的书籍纸张,则记下了自己青少年时期的思想和成长。

    如今刷屏时代的阅读,阅读之后这些弥足珍贵的遗存和痕迹却全然不见了,阅读没有了记忆,找不到阅读纸质书时的那种意境和感觉。而且我个人的读书习惯是,一般在三种情况下不去读书:一是心境摇曳时,二是功利浮躁时,三是心绪纷乱时。读书需要静下心来,心无旁骛,风声雨声车马声无一入耳,酒色财气无一动心。

    曾经有一位名人,青年时代为锤炼自己,专拣市井嘈杂之处读书,这种大境界,非我等常辈所能修得与企及。在我看来,片刻宁静,一室温馨,对于阅读是何等重要。现时求生存的仓促步履、财富积累的种种焦虑,扰乱了众生心灵的止水。本来,于时光的余白处,慵读几页小书,犒赏一下干渴的灵魂,总不为过吧,可如今日常的纷扰喧嚣里,早已插不进须臾的宁静。

    于是,我早已习惯将深夜作为静心读书的时段。这时,人已去,茶已凉,不久前还热闹的居室骤然阒静下来。此刻,月华似水,遂将手机关了,捻亮床畔的灯,选一个舒适的姿势,或躺或坐,或半躺半坐,衣被掩住半个身子就可以了,至于是否举头望明月或者从记忆深处觅出几行禅意、古意,那无非是兴之所至的事情,但我很容易沉浸于静夜读书本身的意境中去,自己有时竟浑然不觉。

    阅读的书是事先已然选好了的,早就安放于枕下,不必特意从书架上抽取,也用不着书签指路,一下就能翻到我所要阅读的地方,这动作感觉就像手巧的售货员一样娴熟,不紧不慢地接着昨天的阅读,倘若是情节引人入胜的小说,我可以一口气读上三五十页。倘若是美文佳篇,品上几页就足矣,不必过多。像当年学生时代读契诃夫小说那样,通宵达旦不眨眼读到东方之既白,那样是不可能的,因为明天一早还得上班。当年的苦读对我来说已成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奢侈,我不再去想那些,只是用宁静的读书为每日的繁忙画上一个休止符已经令我颇感自豪,哪怕只读三五页,也已满足,关键是获取一份安然的心境,心甘情愿地去作精神麦田里最后的守望者。

    不知怎的,忽然就想起英国作家阿斯查姆在《校长》一书中回忆他最后一次拜访简·格雷夫人的情景:那天,天气很好,格雷夫人的父母正在远处的花园里游猎,笑闹之声由窗户潜入寂静的室内,而格雷夫人却独自静坐在窗边,阅读柏拉图记载苏格拉底关于死亡的精彩篇章。作者十分好奇,而格雷夫人回答他道:“他们在花园里得到的全部快乐,远远不及我在柏拉图的书中所得到的多。”

    此刻窗外岁月静好,夜色渐浓。不知不觉中倦意袭来,于是合上书本,塞于枕下,坦然入眠。三更有梦书当枕,读书深处意气平。在梦乡里,我因气息若兰的一枕书香而露出一丝安恬的微笑。

    (作者原工作单位:昆明铁路集团公司,62岁)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