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5月25日 星期六
第A06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2019年05月25日 星期六
人生絮语
白薯情结

    □吴光国

    前几天,我经过农贸市场,看到一位老人蹲在街边卖白薯,那白色的表皮纯净得有些耀眼,流露的浆汁珍珠般粘住割口,特别中看。

    老人滇南口音,唱歌式地说道:“这是我在山里专门挖了一块地栽出来的真白沙莜(当地方言,即白薯),没有用过化肥,原生态,面得很,会噎脖子。”

    我小时候天天吃白薯,走过去与老人搭腔。原来老人住在放马坪,每天到山上挖两筐白薯搭班车进城叫卖。老人的白薯5元钱1市斤,高于其他红薯市场价的两倍还多。我说:“很贵呀!”

    老人说:“不贵,这是老品种,生长周期很长,基本上见不着了,不信你去别处看看。物以稀为贵。”老人的名词真是不少。

    我想起了物质匮乏的年代,老娘带我们到离家五公里外的山上开荒种白薯,这种农作物属于懒庄稼,随便找根白薯藤插入土中就能成活,从不挑肥拣瘦,在乡下也是粗贱食物,没人看得上眼,有时候还会被借以骂人—“憨沙莜”。现在竟然变成我们比较爱吃的原生态食物。

    提着白薯回家的路上,看到许多人排队在一个摊子前面等候,我好奇地走上前去,原来是排队买白薯窝头。

    白薯窝头是用鲜白薯切片晒干后磨成粉,搅拌成泥,不加任何作料,纯手工制作蒸熟即吃的食品,酥软馨香,还留有白薯本身蜜汁的甜味,是我童年最喜欢吃的食物,没想到都市里竟有人买,还要排队等候才能买到。

    我长身体的时候正是困难时期,白薯是每天的主食,除了煮吃之外就是切成小方块蒸吃,纯粹过过吃饭的嘴瘾;烧白薯也是一道美食,可是皮烧糊了浪费太大,老娘是不让烧的;鲜白薯往往放不住,就把它切片晒干磨成粉,窝头是待客或过年才有的。今天随队买了一屉窝头,特别感念老娘当年的良苦用心。

    我想,来买白薯或窝头的人故然有好奇的,大部分应该基于怀念,吃的时候,整个童年都会从乱哄哄的市场里静悄悄地浮现出来。

    窝头摊的隔壁是一位卖百合花的中年妇女。百合花的浓香与窝头的淡香交织在一起,随蒸气上升飘拂沁人心脾,我看到了市场外面姹紫嫣红。

    不久前朋友请我在湖滨渔港用餐,满桌的美味佳肴有一盘是新上市的鲜包谷饼,另一盘则是白薯窝头,都是我童年时代赖以生存的食物。当年吃这些东西是因为物质匮乏,填充空虚的肚子。现在变成了星级酒店的珍馐美味,人们踊跃分享是因为吃多了生猛海鲜,肚子里油水太足,搭配一些粗粮求得综合平衡。友人也许不会想到,这盘窝头的价钱在当地可以买两大筐白薯了。如果放在我童年的岁月,那可是我们全家三代人一个月的生活费用。

    时代真是变了。天翻地覆。

    (作者原工作单位:昆明保安设备公司,70岁)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