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6月03日 星期一
第A14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6月03日 星期一
艺 术
银制笔洗凤鸟栖

    □ 吕冠兰

    作为一种贵重金属,白银和黄金一起,在我国漫长的历史中,曾发挥着重要作用。在古代,它不仅是流通货币,还是人们的首饰用材,更出现在餐桌上、房屋内,作为生活用具,装饰用品而存在,并成为财富的代表,富贵的象征。即便现今,白银仍可被视为一种贵重物品,并在生活中有着特殊意义。

    我国使用白银制品的历史,可追溯到战国时期。在当时,已经出现了银带钩、银虎和银环等装饰品,那时的制作工艺已经达到较高水平,并出现了银鎏金工艺。至明清时期,不仅朝廷出现专门的铸造局用于打造银饰,就连民间也出现了专门制作银制品的银楼、银作坊,使银饰文化大放异彩,工艺水平更是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雕刻、镂空、花丝和珐琅等装饰工艺得到空前发展,使银制品品种更加丰富,门类更加齐全,从而出现蔚为大观的繁荣局面。因此,在目前的传世银制品中,以明清的居多。

    我收藏有一件银制笔洗,便是制作于清代晚期。笔洗呈凤鸟造型,只见凤喙尖长,凤冠如一叶小舟,凤眼圆睁,凤翅收起,羽毛排列齐整,并有祥云图案点缀。凤鸟背上,有口形大坑,正是笔洗的盛水处;在凤鸟周身,以浅浮雕的形式雕有鸳鸯纹和缠枝纹,只见鸳鸯双宿双栖,缠枝枝叶缠绕,为笔洗增添一些温润娇柔之美。这件笔洗长12.9cm,宽4.1cm,高5.3cm,重120克,它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正在山野间、草丛中歇息的凤鸟,令笔者联想到隐居山林的世外高人,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一派安静祥和的景象。

    我国的文人雅士经常以凤鸟自居,像《论语》中,孔子便感叹:“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孔子以此表达怀才不遇的忧伤。《三国演义》中有“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的说法,表达人才的自主择主观,凤鸟作为百鸟之王,更有“择木而栖”的权利,就像现今的商海职场,不仅公司可以招聘人才,人才也有选择去哪家公司就职的权利。这在今天看来颇为普遍的观念,在古代却有石破天惊之举,因为在古代,大家常常会感叹“不才明主弃”“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所谓“良禽择木而栖”的说法多半发生在春秋战国、三国魏晋这样的离乱之世。

    正因如此,这件水洗的主人才显得难能可贵,他以凤鸟暗喻自己,不会为寻找明主而操劳,只愿做一只自由自在的凤鸟,在山野之间,在草丛之中,唱一曲《凤凰于飞》。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