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11月14日 星期四
第A14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11月14日 星期四
人 物
支边父亲的青葱岁月

    □ 冯宏伟

    1962年,一名稚气未脱的高中毕业生从昆明来到西双版纳勐腊县国营勐腊农场一分场(现如今的勐远)插队,成为一名支边青年,那一年他17岁。上山下乡的经历成为他人生的宝贵财富,终生受益。

    这名青年便是我的父亲。

    父亲插队时农场称为生产建设兵团,生产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吃饭时,知青们经常就着稀稀的玉米粥、南瓜汤下饭,边吃边诙谐地唱:“红米饭那个南瓜汤哟嘿……”干活时,还要冒着被蚊虫叮咬、被毒蛇咬伤的危险……他们的宿舍(工棚)是自己用竹篱笆和山茅草搭建的茅草房(棚)。每个茅草房(棚)里面盘了一个竹板床大通铺,床上挤了十几个知青,竹板床睡上去嘎吱响。冬天非常寒冷,夏天倒是很舒坦。那时候,一个月打一次“牙祭”,100多个人每个劳动力分“几片肉”,孩子们因为没有劳动能力没有办法“享受”。在基本吃不到肉的情况下,孩子又正在长身体,若遇上邻边村寨有老死的牛、马,村民埋了,知青便会偷偷地去挖,给他们补充一些营养。

    知青与群众一起劳作,早晨七点进山,中午日上中天歇一歇,下午两点继续出工,直到日落西山才收工。那时候生产队里没有钟表,干活都是依着“敲钟”的习惯,“伴着”太阳搞生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无论风吹雨淋,一年四季干到头,每一周休息一天。

    知青基本是和农民一起平地、浇地、栽树、拔草、种庄稼、收庄稼、栽橡胶苗,根据每项工作的轻重程度以及个人劳动多少给予相应工分。男工基本一天10个工分,女工一天挣7到8个工分。这些工分到年底转换成钱和粮食,10个工分算一个工,一个工折合人民币7毛钱。知青们劳作一天的收入基本是5毛钱到7毛钱。

    每周,知青们还要抽出时间,组成青年突击队开展义务劳动,一般是栽树除草,这部分劳动是不挣工分的。遇上夏秋季节山洪暴雨,就要冲在抗洪抢险一线。一年劳作结束后,知青们有每年探亲假回家,但还需要参加公社组织的民兵训练,探亲假也不一定批,有些人几年才回一次家,有些人甚至一辈子没回过家。在经过5年的插队生活锻炼下,父亲成长迅速,工作之余也发挥自己的艺术长处,在1967年从勐腊农场转到勐腊县委宣传部文化队从事文化宣传工作。也就是那一年,他认识了在勐腊县百货公司工作的她,一个地地道道朴实淳厚的瑶族女孩,我的母亲。      转到地方工作后,父亲一边工作一边重新拿起书本,系统学习感兴趣的知识。父亲琴棋书画、木工、泥瓦、机械、电器样样能来,是个多面手。母亲常说,父亲拿起手风琴、二胡、笛子等乐器演奏的样子,就像一个入迷的演奏家。    在父亲看来,丰富的生活阅历往往成为人生的字典,知青的经历让他对“艰辛”“奋斗”四字有了不一样的感受。他不想把知青岁月定义为苦难或艰辛,反而认为那段艰苦的经历成为了他们那一代人骨子里的“钙”,撑起了性格中的韧性,也更懂得感恩的意义。       父亲曾对幼时的我说:“儿子,你不可能成为王者,但却可以成为骑士。不管生活是锦衣玉食还是粗茶淡饭,都要学会养成坚韧的性格,不忘最初的信仰。不管是一马平川还是布满荆棘,都要活得风生水起。如果生活赐予你一路扬帆,那就享受精彩;如果生活决定历练你,那就鲜衣怒马潇潇洒洒,把握好拥有属于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勇敢地面对一切挑战!”    父亲支边生活历练的品格,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