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1月14日 星期二
第A15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0年01月14日 星期二
世相
布 衣

    □ 王太生

    闲来念“布衣”一词,平声平调,干脆利落。

    布衣是小人物,两个人遇着了,双手作揖谦让,无大喜,亦无大悲;少激动,多淡定。

    布衣是装束,亦是神态和表情。小人物有小人物的快乐。

    我认识的郑爹,每晚小酒后喜欢捧一只茶杯,踱到老澡堂里泡澡。老澡堂里水汽氤氲,水声潺潺,郑爹泡到筋络活泛时,会哼上几句京戏。

    扳鱼的老杨,在临河的棚子里搭了床铺,铺旁摆一张长桌,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和他的老婆坐在窝棚里。这条东西走向的河流,连江,开了闸,江里的鱼就会游进来。老杨说,江里的鲢鱼喜欢成群地游,有天夜里,他一网打了半小船的胖头大花鲢,弄得他在睡梦中还在嗤牙咧嘴开心乐。

    当然,我同学的父亲,那个养鸽子的胖子,也有他的快乐。记得那时,他还是老师,白天在学校教书,下班回家驯鸽子。他们家住在一条家家生火点煤炉的老巷子里,他父亲在屋顶上搭鸽棚,20多只鸽子成天咕咕叫,在外人看来,既烦,又难听。胖子回到家,爬上梯子,去看他心爱的鸽子,他为刚出生,羽毛未丰的雏鸽喂食,打扫鸽棚。鸽子飞出去后,傍晚站在天井里等鸽子归巢,叉腰看天,表情满足,像个空军司令。

    布衣就是每天拎个菜篮,关心柴米盐醋。傍晚回家能够喝一碗香喷喷的米粥,咬得菜根香,满足得什么事也不想。

    在这个小城,我有几个朋友,他们都是布衣好友。

    写诗的陈老大是我相交多年的文友。有天,陈老大悄悄地告诉我,他打听到一个秘方:用无患子果浆洗头能治头痒。这几年,陈老大想得太多,想发财、想成名、想出诗集……遇到烦心事经常挠头,结果越挠越痒,陈老大打听到这个秘方后,一个人偷偷跑到高大苍劲的树下,捡几颗落下的果子,回去煮水洗头,无患子果浆,皂沫丰富,用无患子做洗发水洗过的头,症状明显控制,头皮清爽了许多。

    在老公园里,我遇到尤二,明显老了许多。记得上次遇到,是两年前,我们站在一棵大梧桐树下,谈九百年前的一首小诗和他这辈子享受的最贵的一次理发,当时我们哈哈大笑。好久不见,非常亲切,赶紧在路边找个地方坐下来聊几句。从前,我们天天见面,都喜欢文学,经常坐在一起喝酒聊天。

    王小二也是我的布衣好友。那年,他被地里一只11斤的大萝卜绊倒,我问他摔疼了没有?王小二揉着膝盖说,这样幸福地摔倒,一年应该多摔几次。王小二其实是个空心大萝卜,没有多少心眼,也没心没肺,但他却很享受生活。有一次,在早茶店里,我看见他一个人在吃面,面条细长细长,他搛着面,嘬着嘴,吹去面上滚烫的热汽,此刻腹中饥,口中渴,早茶店里的缱绻时光,没有什么比安静地吃一碗面更重要。

    我在电视里、小说中,看到穿布衣的小人物寂寂而行,他们虽无衣着光鲜,却朴素安静。

    在博物馆里,看到出土的衣裳,不知道它们算不算布衣?古代的衣裳,沾过久远的风尘,它们静静挂在展览橱窗里。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