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1月14日 星期二
第A15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0年01月14日 星期二
异域
半夜敲门的人

    □原著:玛格丽妮·卡洛儿 [美国] 编译:李克红

    在我考入伯克利音乐学院的时候,我们的家也搬到了波士顿。

    那是一个周末的夜晚,我的父亲和母亲以及我的两个弟弟都去了哥伦比亚。我的外祖母生病了。我没有去,因为我在下周将要考试。

    我一个人在家里,晚上,我害怕得睡不着觉。我决定从床上起来拉小提琴,我爱它,它既可以帮我赶走恐惧,又可以使我得到锻炼。拉了一阵之后,突然有人敲门。这使我更为惊恐,我们是新搬来的,我们在这里几乎没有熟人。我的同学也不会来到这里找我,他们甚至不知道我住在这里。

    在这个半夜,会有谁来敲门呢?一定是某个流浪汉或某个疯子,我没有搭理,继续拉我的小提琴。那个人继续在敲门,这使我又害怕又恼火。我决心给他一点颜色瞧瞧。我放下小提琴,去阁楼上找了一根棒球棍,可是等我来到门边的时候,外面的敲门声也停止了。我从小窗里看出去,门外没有人。我愤怒至极,打开门走出去对着夜空大喊:“是谁在恶作剧?这一点也不好玩,谁再来捣乱我就揍谁,我手中有棒球棍!”

    我关上门,接着拉小提琴,但是在我拉到第二首曲子的时候,外面的敲门声又响起来了。我放下小提琴,走到门边,我从小窗里往外看,门外站着一个光膀子的大汉。我突然觉得我并不像我刚才喊的那么勇敢,尽管我手中握着棒球棍,但我还是不敢开门。我继续拉小提琴,并以此壮胆。那个大汉还在敲门。我怕他会一脚把门踹开,我连忙打电话报了警。我告诉接线员,我是一个19岁的女孩,就我一个人在家,我的门外站着一个光膀子的大汉一直在敲门。接线员叫我不要开门,问清我的地址以后,接线员告诉我附近的警察会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

    我继续拉小提琴,敲门声也一直在持续。很快,我听到了警车的声音,接着我看到有人在喊:“我们是警察,别动,把手举起来,转过身来……”几秒钟后,我听到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我从小窗看出去,两个警察已经把那个大汉摁在了地上。

    我这才有勇气打开门,我走出去指着他说:“对,就是他一直在这里敲门!”

    “这是个误会,这是个误会,我并没想要侵入别人的家里,我也不想伤害任何人,我过来敲门只是想要让她停止拉小提琴,现在已经是半夜,我明天还要去工作,她吵得我实在睡不着!”那个大汉在喊。

    “什么?你现在还在拉小提琴?”警察问我。

    我一阵羞愧。我直到现在才明白,原来是我的小提琴声吵到了别人。

    警察接着去那个大汉的家里看了看,他的家里有妻子还有三个孩子,没有任何的可疑或不妥之处,警察们这才放开他,并嘱咐我不要再拉小提琴了。

    警察们离开后,我心中还在羞愧。真的是这样,任何事情都有原因,如果能先看到自己的错误,我们或许就能找到不一样的答案,不仅能避免冲突和争执,内心的不快也就能瞬间释怀了。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