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2月14日 星期五
第A06版:万众一心战疫情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0年02月14日 星期五
本报记者咸宁战疫日记
寒冬入尾 春暖花开之日已近
2月13日咸宁第一天 晴

    不敢握手、不敢触碰外面任何东西,甚至不敢和陌生人对视。出门洗手、进门洗手,几平米小小的房间里,还要分污染、消毒、安全三个不同区域,吃饭楼梯口自取,还得一个人默默关在房间里……我想说,活了40年了,我真是第一次这么强迫症地爱干净,这就是我们到咸宁采访的第一天,最直观也是最痛彻的领悟。

    当然,爱干净的目的是为了学会保护自己。早上的咸宁,一缕暖阳射进屋子,医疗队感染性疾病科的护士曾珍给我们上了一堂专业的防护课,从戴两层口罩、戴两个手套、穿防护服、隔离服到套脚套和戴护目镜,每一个细节都要细致到不能有一丝一毫病毒入侵的机会。

    一套服装穿下来,曾珍整整用了12分钟。

    “穿还容易,脱是最艰难的。”曾珍说。培训时,阜外医院几名医护人员也来交流学习,一套裹得严严实实的衣服,曾珍脱下来时又花了20分钟。等曾珍摘下口罩时,脸上已经有明显的勒痕,我无法想象,在这样一个完全封闭的状态下还要工作,是什么感受?

    曾珍说,她们的极限是4个小时,但真正工作起来,往往远不止4个小时,也就是说在大疫面前,许多医生一直在做着“超越极限”的工作。

    大灾大难面前,小人物大爱义,何尝不是如此?

    学会了如何保持“干净”之后,突然感觉自己的洁癖强迫感倍增,看哪哪儿都是细菌,觉得只有把自己封闭在一个真空里才安全。但是,“真空”是无法见证那些逆风中向阳花开的美的。

    我们收拾好洁癖的心情,赶往咸宁市中心医院,一场云南专家为咸宁各区县重症新冠肺炎的远程会诊正在进行……

    咸宁市中心医院收治了许多重症确诊患者,送我们的司机不确定我们要去的科研楼在哪里,说把我们放在急诊室门口让我们自己找。那一瞬间,我们开始有点小恐惧,急诊室门口干净吗?

    我们后来才知道,在我们到来之前,几名云南专家早已穿上防护服,去新冠肺炎的重症室里查看过,他们要制定协助治疗方案。在他们眼里,病人都是干净的,医院都是干净的,他们的使命就是来扫除我们所惧怕的那些“不干净”……

    从医院采访结束后回到住所,进门除了量体温,还多了一道酒精消毒的程序。进了房间,恨不得将身上的衣服扔到门外,不过现实是——我还是必须先进入卫生间(消毒区),将衣服换下放在最外面的“污染区”,洗澡换上另一套衣服,再走两步进入“安全区”。

    从门口的污染区到床上所谓的“安全区”,仅仅两步之遥,而从一个健康的人到确诊新冠肺炎感染,有时也仅仅几米的距离。

    留给我们去跨越这场战疫的距离,虽然看起来遥远,但我们有理由相信,正如今早咸宁的阳光暖暖昭示,寒冬已入尾,春暖花开之日已经很近……

    本报记者 李荣 杨峥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