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4月22日 星期三
第A14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0年04月22日 星期三
书话
极花在哪
—读贾平凹的长篇小说《极花》

    □ 张培胜

    读完了贾平凹的长篇小说《极花》,心情变得特别沉重。一向认为向上就有阳光的我,突然有了莫名的忧伤——小说主人公胡蝶命运真的无法左右?

    拐卖对人性的伤害是法律无法忍受的事实,需要解救,需要用法律来惩罚拐卖者。可是,在《极花》里头,当被拐卖的胡蝶被成功解救回来之后,在常人看来,正义战胜了邪恶,胡蝶应该是欢笑取代悲惨,甚至是扬眉吐气地开始新的生活。然而,事实不是这样,过去的伤痛无法愈合,冷言冷语在胡蝶耳畔萦绕,她抬不起头;脱节的城镇生活,她不适应。

    当初,为了解救她,整整三年,她的父亲到处打听,最终在警察的帮助下,成功营救了她。然而,当父亲看到她因为受不了邻里的指指点点而不得不返回原处时,理解了她的难处,从此不再找寻,也不再提起。意思是,就那么过吧。回来,未必能享受到幸福。是不是胡蝶要学会与自己的命运相处,并深思这相处本身,是一个人向上的标志?这向上的标尺就是认识自己,接受命运的安排。正义战胜了邪恶,道德占领了高地,可是,胡蝶呢,依然身处泥潭,外在的压力,内在的煎熬,何去何从?真的无法选择。

    对胡蝶来说,眼下就是适应生活,照顾好孩子,让心灵有个寄托才是幸福的起点。于是,她选择离开城镇,回到那个被拐卖的地方。这一次,是她自己去的,只是为了活得自在,只是为了躲避世人的冷眼,只是为了逃避城镇迷离的光彩。我理解她的选择,但一颗心依然无比沉重。

    我把胡蝶命运看作“残花”,可贾平凹却说是“极花”,极花是一种什么花呢?贾平凹说,“我没有亲见,但我感觉,那一定是一种美丽的花朵。这种花或许经历了太多的风吹雨打,或许不被人发现,但它定是赏心悦目地摇曳在你心灵的隐痛之处,使你愕然而沉重,惊醒而反思。极花是冬虫夏草,在冬天它是酣眠而死去的小虫子,而在夏天却是一朵草长莺飞的花草,浓艳馨香。”

    是的,胡蝶是一朵花,还是看到了她的向善和向上精神,她的命运在我心中是极苦极苦的,就是贾平凹眼中的“极花”吧。既然命运这样捉弄她,她也只能在命运中选择自己可以安身的生活。而她,宛若一朵极花,是冬天里一只冬眠的小虫,静而不语。而到了夏天,伴随着希望而盛开的她,就是一朵美丽的花。可是,正义站在远处,现实摆在那里,伤痛横在那里,极花在哪?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