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4月22日 星期三
第A14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0年04月22日 星期三
学而
悲与喜

    □ 鲍海英

    人有喜怒哀乐,无论遇到顺心事,还是倒霉事,都逃不过悲与喜这两个字。所谓乐极生悲,但也会喜从悲中来,喜可以翻过来,悲也可以翻过去,两者互为转化。

    说到喜,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南宋进士洪迈在《容斋随笔》中记下的《四喜》诗:“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这是人生四大喜事。

    可有人还觉得不过瘾,明代朱国祯《涌幢小品》记,秀才王树南就在此诗每句前面各添二字曰:“十年久旱逢甘雨,万里他乡遇故知,和尚洞房花烛夜,老儒金榜题名时。”改后的《四喜》诗用夸张的数量、奇特的人物来突出了喜上加喜、喜出望外,将喜的意味推到了极致,且产生了幽默风趣的效果,令人忍俊不禁,拍手称妙。

    不过,喜与悲常常是结伴而行,非此即彼,变幻莫测。清初一个读书人科举落榜,回家途中天又下起了一点小雨,住店时听到邻院娶亲的阵阵唢呐和鞭炮声。于是,他不禁浮想联翩,感慨万千,便给《四喜》诗加了八个字,变成了:“久旱逢甘露——几滴,他乡遇故知——仇敌。洞房花烛夜——隔壁,金榜题名时——梦中。”这样一改,诗中原来所说的人生四喜就变成了人生四悲,对比十分鲜明,也符合他当时的处境。

    还有人干脆针对《四喜》诗写了一首《四悲》诗:“寡妇携儿泣, 将军被敌擒。失恩宫女面,下第举人心。”也颇生动传神,流传甚广。可我总觉得,对大多数人而言,无论是喜还是悲,其实它们在人生中占比例都极小,很多人每天经历的都是不喜不悲的平常事。而人们往往容易过分夸大那些悲与喜,特别是心中的那些悲,在古诗词里被渲染得淋漓尽致。

    倘若沿着《四悲》诗的思路想象发挥,人的一生,可悲的事也确实不少,譬如美女迟暮,明星过气,炒股崩盘,经商赔罄,贪官入狱,高考落榜,恋爱受挫,提拔无望,招聘被拒……还不说生老病死,飞来横祸。但这些林林总总,如果分析起来,有些是自然规律,谁都无法抗拒,想也没用,由他去吧;有些是没事找事,无事生非,属于“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之类;有些则是生活必要的代价,是正常成本,不必大惊小怪。

    对待生活中的不幸,少想不顺事,多想美满事,此乃民国元老于右任的人生态度,也很管用。他曾写过这样一副对联:“少思八九,常想一二”,横批是“如意”。既然“不如意事十常居八九”的大趋势无法改变,那何妨索性把悲与喜看淡一点,忘掉那不顺心的“八九”,这正是达观者的生活态度。想想看,虽兵荒马乱,颠沛流离,是为悲,但于老仍得享长寿,此为喜从悲中来。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