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4月22日 星期三
第A14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0年04月22日 星期三
谈古
叫板“八府巡按”的小知府

    □ 陈佳

    对地方官员的巡视监督,古既有之,尤以明代的巡视工作最为长久完备。那些“代天巡狩”的官员,虽官阶不甚高,但因能“以小监大”、“以卑督尊”,权力却是不小。所到之处,大小官员莫不谨言慎行、唯唯诺诺、毕恭毕敬,有屁股不干净的还要想着法子讨好、笼络。当然,凡事无绝对,还真就有不当回事的。这个人叫王廷陈。

    王廷陈是明代湖北黄冈人,父亲王济曾官至吏部郎中,也算是个“官二代”,打小便桀骜不驯。一次,因贪玩被老爹鞭打,他却大叫“大人奈何虐天下名士”,小小年纪,居然自比名士,狂妄得可以。正德十二年(1517年),王廷陈顺利通过“国考”,得选庶吉士,被分配在“中央党校”翰林院学习。本来安分守己地在“干部摇篮”里混满三年,弄个给事中、御史主事之类的官位,也是美事。可是,一次,明武宗下诏意欲南巡南京,王廷陈居然想着给皇帝提点意见,并拉上同事舒芬等人要上疏劝谏,还好馆师石珤极力阻拦才作罢。恃才傲物的王廷陈,一恼之下便在墙上贴起大字报《乌母谣》讥讽老师,气得石珤立马给皇帝打了“小报告”。这下好了,王廷陈被打了板子还要罚跪五天不说,就连本要到手的乌纱帽“吏部给事中”也没了,最后的结果是被外放到裕州任知州。

    裕州在今天的河南省方城县一带。本来心中就觉得冤枉,再加上又没有基层工作经验,王廷陈索性混起了日子。

    混就混吧。一次,刑部尚书喻茂坚奉旨巡抚河南,来到了裕州。本来无所谓的王廷陈一想到先到来的布政使陈凤梧是自己的主考官,便乐颠颠地跑去迎接。陈凤梧告诉王廷陈:“你我这关系没得说,但御史大人那里你可得好生侍候、务必要谨慎啊。”王廷陈点头应允。等到喻茂坚到了,王廷陈一改平日散漫,一心想留个好印象。不想自己往日里的“劣迹”早就让喻茂坚内心不爽了,正打算借机磨磨他的锋芒。巧的是,王廷陈的一个下属在这当口犯了点小事,这下更让喻茂坚抓住了“辫子”,将小吏捆起来打不说,还将王廷陈自身的问题张榜通告全州官吏。王廷陈跪地求饶,而喻茂坚却不为所动。其实,王廷陈要是把姿态再放低点,写个什么“书面检查”应付下也就算了,可他的牛脾气偏偏又上来了。命令手下人把大门锁上,断绝了喻茂坚等人的吃喝供给。消息一出,陈凤梧直喊“胡闹”。在他劝阻下,喻茂坚才得以解围,连夜离开了裕州。

    事情远没有完结。不久,回到京城的喻茂坚便上奏弹劾王廷陈,正好一个在裕州告状却没被审理的人也来凑热闹 “上访”。于是,王廷陈被免去职务、关进大牢,最后被遣返回了老家。后来,明世宗上台,将很多在他堂哥手上罢免的官员都恢复了官职,唯独王廷陈没享受到“浩荡皇恩”。

    “无官一身轻”后的王廷陈选择了归隐。乡居生活是惬意的,放浪形骸的他终日以诗酒歌乐为伴,并编著了23卷的诗歌集《梦泽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