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5月22日 星期五
第A14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0年05月22日 星期五
万物
蓝花楹的召唤

    □ 旃玲玲

    初夏倏忽,盛夏来临。昆明的蓝花楹开得越发绚烂,春城路,北教场,一处赛着一处美丽。之前错失了与同事们一起亲近她并拍照留影的机会,却也并不遗憾,校园里的蓝花楹无论如何都是不会错过的。

    每天从她的身旁经过,直逼眼目的美如梦如幻。巧如瓶颈的花型,艳如裙裾的色彩,蓝天下,如泼似洒,欲紫还蓝,浓艳高贵得像一位神秘的来使,缓步轻提,姗姗而至。

    其实她还有个更美的名字,叫蓝凤凰。

    初识蓝凤凰,应该是十多年前了。那次和朋友前往一个小镇,住在一个有宽大院子的酒店。酒店环境很好,素雅清静,花花草草也多。闲暇时在院中散步,不可避免地,就被一株粗大的树吸引。

    那是一棵开满了蓝紫花朵的树,高大粗壮,足够三人合抱。枝叶四散伸展,缀满奇怪的花束。遮天蔽日,在地上留出一大席绿荫,让出一个绝佳的休憩所在。这样一来,我们恰可于树下驻足惊叹:那么大棵,繁花满树,颜色还那样鲜妍夺目,但又不让人觉出艳俗。花型细长,姿态翩跹,从内到外透着股雍容华美的气质。微风一来,徐徐飘落,簌簌留声,不一会儿就铺得满地都是。虽飘落于地,花型却丝毫无损,静静地躺着,保持着素有的优雅和静谧。即便萎落,也是一种拂袖的姿态。这情景真让人唏嘘不已。

    回去以后,我们相约赋诗写文,纪念这棵美丽而让人刮目的树。文章写了,诗也赋了,而与花树的缘分却并未就此终结。

    家乡也有作为行道树的蓝凤凰。当然,随着蓝花楹名号的深入人心,现在我们权且就入乡随俗,叫她一声蓝花楹。她在春末夏初的时节开放,密密匝匝,花叶交错,在路边招摇。后来也知道那就是记忆里那棵,名字不同,其实是一样的树种。只是因为离家太远,且不成规模气候,便也渐渐淡忘。似乎便要与之绝缘。

    前年,我从家乡来到昆明,入职昆一中西山学校。这是一所年轻充满生机的学校。老师们恪尽职守,孩子们青春勃发,同事们和谐友好。初来乍到,总是有些新鲜,有些惊喜。

    可一段时间之后,一个人边带娃边工作的艰辛逐步显现。角色的转变让我对新的教学对象和环境感到不适。层出不穷的问题、突然而至的压力常常让人焦头烂额不知所措。每当这时,我就静静漫步于校园,融入到自然中间,平息那些躁动的情绪,抖掉那层无形的压力。

    恰值盛夏,校园里柳绿花红,枝叶如披,而最灼人眼球的当属教学楼旁的那一丛丛一簇簇的蓝紫花束!像瀑流倾泻而下,像藤萝绵密的质地,阳光下,闪着光,像星星的眼,流着蜜意的情愫。于是又记起了多年前惊艳了我们眼眸的那一棵。不就是那一棵吗?由粗大的一棵,分化成几棵,一字排开,在远处,或在近前;在遥远的未来,或在及时的当下,等我驻足……

    昨夜风大,今早一踏入校门,远远就看到一地的落蕊,缤纷披拂。那夺目的蓝紫盈空而放,硕大的花束结成珠串,如瀑如流,傲立枝头。淡淡的香气随风飘送,仰起头来,使劲去嗅,那空气中温软的味道。却发现她也正在看我,如同耳语:你来了吗?见到我了吗?瞧,我已经等了你,将近一个世纪……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