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6月30日 星期二
第A15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0年06月30日 星期二
城里
星空诗意图

    □ 南风子

    小时候,大地上的灯光微弱、稀疏。烛光如豆,煤油灯摇曳,白炽灯光线昏黄。

    但是,浩瀚的星空,斑斓而迷人。无边的夜空,宛如一块神秘的幕布。无数细碎的蓝水晶,透亮、晶莹,闪烁着神秘的光。夜行人多了一种灯,恋人有了一个优美意境,逗孙子的老人得了纷繁的故事……星空之美,是人间最温暖的慰藉。

    而今,大地与以前不同了。城市与乡村,灯火辉煌。黑夜也亮如白昼。多少光柱,用力地刺进了夜空。于是,繁星们都隐居起来了。

    今年的仲夏,我走了重庆酉阳五个地方,为了看五场童年的星空。我白天睡足了觉,晚上9点到凌晨3点,尽情地看星星,尽情地胡思乱想。

    震撼人心的美,需要许多机缘:一个好地方,一个好时间,一个好心情。巧的是,这次我全遇上了。酉阳空气洁净,也没有光污染。这几天,还正好没有皓月当空,没有厚积的云层。

    第一夜,我在花田梯田看星。这里海拔高,气温上升得缓,禾苗才种下去不久,青葱得宛如人生的青春岁月。空气中,洋溢着一种淡淡的香味,很纯正,很养鼻。稻是草木之秀,自然如此。

    漫步在田埂上。我被两种星空震撼。一种星空在天上,一颗颗星星,硕大,晶莹。晶莹到感觉一碰即碎。一种星空在梯田里。每一块梯田就是一块星空,一层层的星空从山腰蜿蜒到山脚。星星们躲在禾苗下,躲闪着,亮晶晶地,带着一丝丝的清凉的水汽。

    我在注视银河,也在注视曾经的那个我——那个数星星的小孩。赤着脚,偎在母亲的怀中。她一边喂我吃盐煮毛豆,一边讲田螺姑娘的故事。今天,我又重温了童年的快乐。而之前,它是那么缥缈难寻。

    第二夜,我来到了马鞍城。这里山峰高耸,四周都是悬崖峭壁,只有一条路可通山顶。好一座铁围城。

    人在高处,视野开阔,心胸开阔。独坐草地,仰头观星。这里的星星,宛如白铜打造。似乎敲击一下,就会发出震天动地的铿锵之声。如果说,花田梯田的星空是婉约派,那么马鞍城的星空就是豪放派。

    我点起篝火,烤着玉米,喝着黑啤,嚼着牛肉干。山风呼啸而来,带着青草、绿叶和嫩枝的气息,刮向我的脸,把我的思绪刮到古代。我想起曾经在这座大山上发生的许许多多的英雄往事。

    时光之河,淘洗了英雄的肉体。而他们的精神,却凝聚为一颗颗星。因此,历史的天空得以照亮。这里的星星,有坚硬之感,有山野之气,带着金戈铁马的感觉。观看它们,可以养心中之豪气。

    第三夜,我在鹿角坪。这里海拔1000多米,空气如山泉一样清冽。我找了个地方,搭好帐篷。周围全是不知名的花草。虽然我不知道它们的名字,但不妨碍它们依旧散发芳香。我躺在帐篷里,透过透明的帐顶,静静地仰望星空。这里其实适合两个人看星。

    是的,两个人在旷野的帐篷里,一会儿看星星,一会儿看对方。这是值得一生珍藏的浪漫。这浪漫美的像神话。

    我又想起了共工触天的神话。 天被撞出了很多缺口。女娲因此炼五色石以补天。天空的伤口,成了天空最耀眼的地方。人生的伤口,是不是也一样?我望着星星,也是望着过去的伤口。此时,它们带给我的疼痛似乎减轻了许多。

    第四夜,我徜徉于菖蒲盖。这里的草原很大,满地的骏马、牛羊。我好想骑一匹马,驰骋一下。可惜天黑了。更可惜,我不会骑马。很多事,想想就好。

    天上的星星,那么多,多得数不清。可是它们一点也不挤。那么有序,仿佛有一双神秘的手精心排列过的。无穷无尽的星海,令我沉思。我们对很多星一无所知。但是它们依然以光照耀我们,依然给我们希望,教会我们去爱。

    而看星空,不过就是为了能在梦中把一颗颗星采撷下来。将它们作为一颗颗诗意的种子,种在我们的心境里。当春暖花开,当我们爱或者被爱,它们就会发芽,就会成长。

    第五夜,我在叠石花谷的傩神塑像下看星空。我一个人大声地许愿。很多时候,愿望与孤独同在。我能向谁说,我只能在星空下,对着风大声说。

    在傩神像下看星,星空变得神秘起来。我似乎看到了星空神性的一面。天空中有一颗神秘的星。而那颗星,就是我们神秘的心事。

    我走在星光里,满地的格桑花令我陶醉。我知道我并非真正懂了星光。要想弄懂星光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不仅仅是,有空的时候看看它;不仅仅是在难过的时候,想一想它。

    一颗星的微光。一株水草的青涩气息。一个记忆中的从来想不明白的傻笑。都是有用的。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