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6月30日 星期二
第A15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0年06月30日 星期二
万物
三叶草

    □ 马浩

    三叶草,传说是生在伊甸园的。

    不知因何,潜意识里,无端地把三叶草与绛珠仙草发生了联系。总觉得绛珠仙草就是三叶草的样貌。

    柔柔弱弱的,茎细叶小,叶卵形,顶在细长的梗上,三只一簇,汪着盈盈的水意,花明黄,小如针鼻,娇小妩媚,似有着林妹妹的影子。

    “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始得久延岁月。后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滋养,遂得脱却草胎木质,得换人形,仅修成个女体,终日游于离恨天外,饥则食蜜青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世上本无绛珠仙草,曹雪芹愣是给创造了出来。

    绛珠仙草,乃无中生有;三叶草,是有中生无。经典文学作品,似乎都有着神性的,不知是无中生有,还是有中生无。

    文人有时会做些无聊却有趣的事。曾有红学爱好者煞有介事地考证绛珠仙草。魏晋人任昉所著的《述异记》中有葳蕤草的描述。“葳蕤草,一名丽草,亦呼为女草,江湖中呼为娃草。美女曰娃,故以为名。”于是乎,便把江湖人称娃草的葳蕤草,视为绛珠仙草。岂不知,《述异记》本就是志怪的小说集。倒也应了“假作真时真亦假”的意蕴。

    三叶草,家乡俗称掐不齐。其名由来,曾听大人讲,用指甲掐其叶,无论怎么掐,都掐不齐整,故名。儿时,好奇心重,每每坐在土堰顶,面前看着一堆三叶草,在那里努力地掐,指甲都染绿了,果真是掐不齐。记忆中,好像童年的时光,似乎都在验证三叶草叶可否掐齐整这件事上了,辜负了多少唐诗宋词元小令。

    时光倏忽而过,人已中年,两鬓已染岁月风霜,方才知道,原来俗称掐不齐的三叶草,还是一种美味野菜。

    作为野菜的三叶草,不像其他的野蔬,多受时令的限制,比如荠菜、蒲公英、马兰头之类的,过了清明,差不多也就过时了。三叶草一反常态,初春可食、仲春可食、暮春可食,便是初夏,依然可食,哪怕是开花了,照样可食。一般的野菜,多是用以凉拌,吃的亦就是那一点点略带苦味的春意。三叶草宜清炒,可加些许大蒜,菜色青碧,映以白色的蒜片,似如清潭中映着点点云絮。养眼又美胃,慢慢咀嚼,满口的清香,无可方比。

    三叶草,野地里似乎随处可见。掐回来做菜时,一时童心大发,玩起了掐叶子的游戏,不想让我寻到了掐不齐的因由。三叶草的叶脉络发达,就像浇筑水泥地面的钢筋网,想把叶片掐齐整,就要把那些细密的脉络掐齐,显然这是不可能。这一意外发现,似乎给童年的那个我,找到了答案。喜不自禁。

    心血来潮,我又挑了几根,把它们放在青花小瓷杯中,注入清水,放在我的书桌上。所以用放,而不是插,因三叶草太过弱小,根本无法锸,只能歪歪斜斜地靠在杯口。没想到,时过半日,它们便挺身而起,绿意盎然,给我一个不小的惊喜。

    一般插花,最多亦不过三两天。三叶草却伴随了我月余之久。这让我有足够的时间来观察它。每晚大约8点来钟,叶片慢慢地合上,进入休眠状态,次日,差不多亦是八点多钟,叶片徐徐舒展开。茎叶间开着黄花,诗眼一般入心,令人心生感动。

    三叶草,神奇的草,她本身似乎便是一座伊甸园,给接近它者带来诗意。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