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6月30日 星期二
第A15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0年06月30日 星期二
美食
疙瘩饭

    □ 杨丛

    疙瘩饭,是家乡滇东南山区过去的粗粮。顾名思义,就是状如小疙瘩的饭食,它用甜荞面揉和加工后蒸煮而成,味道清新爽口,营养价值丰富。

    小时候,最喜欢跟着母亲制作疙瘩饭。先用小石磨将去壳的甜荞磨制成粉,放入大盆,冲入适量的温热水,用力反复揉按粘合,不掺发酵粉自发一会儿。

    10多分钟后,打散甜荞面块,用粗筛子筛滤下小荞团。大疙瘩要打散再筛,这样,疙瘩大小相差不大。然后,放到木蒸子里用柴火灶蒸煮。半小时后,一开草盖子,只见疙瘩饭米粒般大小,像灰绿的小璞玉,在热气中若隐若现,清香弥散,让人不禁口水直冒。

    当然,粗粮清吃为佳。日上中天或夕阳在山时,一大家子围坐在木桌子边,品尝着疙瘩饭,唇齿留香滋味长;就着腌菜乳腐品用,那又香咸酸辣俱全;也有掉牙的老人,倒入开水囫囵吞吃,又是一种滋味!

    然而,在那落后的时代,疙瘩饭吃得多,我们便觉得干涩、味淡。记得有一次开饭,看看母亲又端出疙瘩饭,我赌气地一拍筷子,吵闹着要吃大米饭。祖父见了,笑眯眯地说起故事来。

    家乡解放前的一天中午,“边纵”一个排的战士执行任务时,遭遇敌军追击。战士们转移到我们村时,又困又饿。老村长发现后,立刻将午饭疙瘩饭送给战士们。得到相助后,战士们力气倍增,顺利摆脱了敌军追击。解放后,排长做了县里领导,专程到山村感谢,并点名要吃疙瘩饭,回城后还热心地帮助宣传。

    “能吃疙瘩饭,百事都能干。”祖父慈爱地望着我说。于是,我乖乖地抄起筷子吃起来,也不觉得它那么单调无味。当然,年幼的我们哪知晓先辈们的深情,文化不多的父母也不知疙瘩饭的营养价值。

    据食物宝典记载,作为疙瘩饭食材的荞麦,含有丰富的蛋白质、维生素,有降血脂、软化血管、降低血糖的多种功效;同时,荞麦还能杀菌消炎,有“消炎粮食”的美称。可惜的是,直到人过中年,历经多次病痛的折磨,我才深刻认识到,这份清淡的美食,于身于心,都是最好的滋养!

    现在,老家山区富裕起来了,疙瘩饭也淡出了村人的主食,只作为一种调味,但每次回乡探亲,我仍喜欢吃母亲做的疙瘩饭,因为那滋味,清香质朴,有故乡的温情,也有人生的彻悟……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