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8月12日 星期一
第A14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8月12日 星期一
峥嵘岁月
夜读的灯光

    □朱家荣

    我自8岁开始在灯下夜读,于今已读了60年了。夜读时用过豆油灯、煤油灯、电灯、日光灯,如今已用上了水晶灯、各种小台灯。夜读的灯光越来越明亮,我的心情也越来越舒畅。

    上世纪50年代末,我们家乡还没有通电,夜晚用来照明的是豆油灯。当时流行一首儿歌:“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那个“油”就是豆油。我上小学二年级时,由于白天需要照看弟弟妹妹,妈妈让我晚上在豆油灯下写一会作业,看一会书。灯光如豆,灯芯露出的部分烧成灰烬了就要剪去一点,再挑高一点捻子继续燃烧。我就是在这忽明忽暗、摇曳不定的灯光下,走进了读书生涯。

    上世纪60年代时,家家户户都用煤油灯。那时,煤油要按票到供销社购买。为了节约,我家用的是自制的小煤油灯。制作煤油灯其实很简单。找一个空墨水瓶,在瓶口上面放一个中间挖一个小口的圆形铁片,然后再弄一根棉线绳,在煤油里蘸一下,把它从铁片的圆孔里放到装满煤油的瓶子里,用火柴一点,煤油灯就亮了。我从小学三年级时,迷上了读书。常常趁妈妈点上煤油灯之际,站在灯下读书。有时头靠灯太近了,就会把额前的头发烧了。冬天夜长,晚饭后,全家人合用一盏煤油灯,我坐在灯下看书写作业,妈妈会坐在炕沿上就着灯光纳鞋底,爸爸坐在角落里剥着麻杆。昏黄的灯光下,晕染我们我们宽厚的身影,记录着生活的艰辛。

    我念初中的时候,在学校住宿,每晚要上晚自习。晚自习时点的是玻璃罩子煤油灯。这种灯多为玻璃质材,外形如细腰大肚的葫芦,上面是个形如张嘴蛤蟆的灯头,灯头一侧有个可把灯芯调进调出的旋钮,以控制灯的亮度。玻璃罩子煤油灯比自制的小煤油灯亮度大,照射的面积也大了。我们把教室的课桌拼起来,中间放一盏罩子灯,周围坐着七八个学生读书写作业。玻璃罩子灯发出白色的光,灯头冒着黑烟。晚自习后,每个同学的鼻孔都熏得黑黑的,连擤出的鼻涕都是黑的。

    1970年初,家乡开始有了电灯,我家安上了15瓦的白炽灯泡。那时我辍学在家,天天在生产队参加劳动。幸亏得到一个藏书丰富的本家叔叔的厚爱,把他家的藏书全部借给我看。每天晚上,我在亮堂堂的电灯光下,忘却了疲劳和困倦,沉浸在中外名著的情节中。如饥似渴的阅读,虽然使我的视力急剧下降,却也增长了我的知识。

    改革开放后,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我家搬进了楼房。房间里先后安装了日光灯管、漂亮的水晶灯和各种台灯。每天下班后,在明亮的灯光下,沏一杯香茗,捧卷展读,万虑顿消,身心愉悦。有时半躺在床上,拧开床头台灯,在柔和的灯光下,随便读一本闲书,沉浸在书中的情节之中,真是无比的闲适快活!

    夜读的灯光,从昏暗到明亮,折射出时代的发展进步,照亮了我的读书生活和人生。

    (作者原工作单位:黑龙江省肇东师范学校,68岁)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