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4版:副刊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闲话

时光住在黄昏里

□ 王岚

读聂鲁达的诗“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我的心瞬间被击中。不知聂鲁达写这诗句是何时何季,我固执地认为那是在某个黄昏。

人在什么时候最容易感觉到时光的存在?我觉得是黄昏。黄昏不似清晨那般忙碌,比上午悠闲惬意,比下午从容、安适。黄昏时分,太阳一寸寸落下。晚霞如火,在天际燃烧,山峦像梦,在光影里折叠,呈现出一种诗意的美。这种美无需刻意营造,自然而然就把人带入一种无意识的或思考或怀旧或憧憬的状态中,让人不自觉地回到自己的内心。

人活一世,总有些时光是用来消磨的,那短暂的看似无意义的快乐片段,让人暂时忘却了尘世纷扰,黄昏的时光就是如此。黄昏,光线给世界涂上一层淡淡的复古色调,痛苦和忧伤仿佛都被过滤掉了,剩下的只有宁静的安适,淡然的唯美,朦胧的诗意。这片刻时光是对生命的一种善待,对心灵的一种滋养。特别是秋日黄昏,它让我感受到一种大美,这种大美荡涤心胸,激发诗情。

诗人木心也喜欢黄昏。他说:“喜欢在一杯茶里消磨整个黄昏。”是的,在黄昏里消磨是最容易让人感觉幸福放松的。我喜欢在周末的黄昏,坐在自家阳台上,看夕阳一步步离去,看夜幕一点点降临,感受光影里斑驳折叠的岁月。有时泡一杯清茶,有时翻一本闲书,更多的时候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地享受那片刻的悠闲。望着天边即将落下的红日,心中有淡淡的欢喜,也有隐隐的忧伤。有时会想起某个多年前和父母共度的午后,有时会忆起儿时和小伙伴在树荫下的嬉戏,还想起过大学时和好友沿着铁轨朝着家乡的方向追赶夕阳。黄昏里有浓浓的怀旧味道,我喜欢在黄昏想一些人,想一些事,想过往,想未来。

亚里士多德说:“智慧产生的条件是闲暇、自由和惊奇。”

夕阳静谧,黄昏安宁,光线极富变化,在黄昏里消磨时光,我体会到了生命的欢愉和遐想的意趣。在黄昏的闲暇里,心生出了翅膀,飞向苍穹,飞向远方。

  • 打鱼圆过大年

  • 乐为“专项行动”鼓与呼

  • 时光住在黄昏里

  • 精彩的年戏

  • 滇ICP备0800087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